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小学生被老师责罚后约好友跳楼 留遗书称永别了

小学生被老师责罚后约好友跳楼 留遗书称永别了


来源:学习力教育智库  作者:徐湘东

1月13日,小霞在医院接受治疗1月13日,小霞在医院接受治疗

  1月8日,攀枝花市盐边县渔门小学六年级女生小霞(化名)留下一封“永别了”的遗书后,从3楼教室翻窗跳下,导致骨盆、腿骨等多处严重骨折。小霞说,她曾被宿管老师责罚、说她“没有良心”,加之考试也没考好等,多种因素造成她心理压力过大,“觉得很难过”,想“死了就没有痛苦了”。事发当天,她和同班好友互诉苦衷,两人商议一起跳楼,她先跳了,好友却没有跳下。

  小学女生从3楼跳下

  1月8日,攀枝花市盐边县渔门小学发生一起学生跳楼事件,该校六年级女生小霞从教室三楼翻窗跳下。

  据小霞的父亲介绍,1月8日下午6点过,他接到学校老师的电话,老师说你女儿出事了,赶紧到学校来一趟。他丢下手中的农活立即赶到学校。老师焦急地说,你娃儿下午跳楼了,现在在渔门镇医院,赶快去看下。

  小霞父亲赶到医院,医生告诉他,他女儿的伤势非常严重,全身多处骨折,仍在昏迷中,镇上医院的条件不行,要马上转往市区的医院。

  在学校老师的陪同下,当晚,小霞被送往了攀枝花市中心医院。到达医院后,小霞立即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当时我在想,娃儿凶多吉少了。”小霞的父亲抹着眼泪说,所幸,经过几天的抢救,小霞的伤情趋于稳定,“3楼跳下来,有八九米高,从这个高度摔下来,好歹是捡回了一条命。”

  留下遗书称“永别了”

  小霞在跳楼之前,还留下了一封遗书。1月12日,华西都市报记者在渔门镇派出所内看到了这封遗书的复印件,遗书写在一张笔记本纸上,字不多。小霞分别写了几个同学的名字,对他们说:“永别了!”另外,还写了“爸爸,妈妈,别伤心。”最后一行则是“各位朋友,同学们,再见了!”“我解脱了!永别了!”最后落款是“小霞遗书”。

  1月13日中午,攀枝花市中心医院,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的小霞,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了骨科病房。小霞的母亲从遂宁赶来,正在照顾她。小霞说,遗书确实是她写的。

  医生表示,小霞的骨盆、左小腿骨等多处严重骨折,盆腔内有积血,要等伤情进一步稳定后才能进行手术。今后是否会留下后遗症,就要看手术后的康复情况了。

  渔门小学一名负责人表示,目前,学校也正在调查小霞坠楼的原因,不管原因为何,学校按照救人第一的原则,先对小霞进行治疗,目前小霞的医疗费也由学校支付。对话

  闺蜜说:你跳我就跳 少女说:结果她没跳

  躺在病床上的小霞只有14岁,她的长相十分乖巧,但看起来面色苍白,由于肺部积痰多,不时咳嗽。

  小霞告诉记者,她之所以要跳楼,是因为感觉心理压力很大,想要一死了之。在事发前的那天下午,她和同班好友萌萌(化名)聊天。萌萌表示,她也觉得郁闷,于是两人互诉苦衷。小霞提议,干脆跳楼,萌萌同意了,两人相约,小霞先跳,萌萌随后。但结果是,小霞醒来时,发现自己在医院,而好友并没有跟随她的脚步。“她骗了我。”小霞哭着说。考试没考好活着没意义记者:怎么会想到跳楼呢?小霞:很多事情堆积在一起,还有就是,我考试也没有考好,觉得活着也没得啥子意义。

  记者:是些什么事情?小霞:我住校,有时候我犯了错,宿管老师就让我们去她那里,让我们读书,给我们讲一些道理,要把我们说哭。有时候,因为一个同学的事情,要把所有同学都喊去说,一直到熄灯才让回去睡觉。有一次,晚上我下楼去找一个男生借钱,被老师看到了,我被喊去问话。我不愿意说,她就说,如果我不说,她就喊那位男同学来当面对质。后来,我就给她跪下了,说对不起,王老师,是我的错。当时我很冷,浑身发抖。她就让我起来了,才慢慢问我。

  记者:老师让你们读什么书?小霞:《弟子规》。如果我们不去读书,她就说我们没有良心,是畜生。太高不敢跳好友催快跳

  记者:跳楼时教室里有其他人吗?小霞:当时我和好朋友萌萌在一起。萌萌刚配的眼镜被人踩断了,非常伤心,我们就在教室互相安慰,她说害怕父母打她,我也给她说了些我的苦。我说,干脆死了算了嘛,死了痛苦再也没有了,我们就商量,说从教室跳下去。

  萌萌说让我先跳,我看到那个窗子,说好高哦,就不敢跳了。但她说,你到底还跳不跳哦,你快跳嘛,你跳了我就跳了。我就说,你不要骗我哦,我跳了你一定要来哦。她就说,我不会骗你。后来我是咋个跳下去的,我就不晓得了,我醒来就在医院里面了。她(萌萌)骗了我(说到这里,她哭了起来)。反思谁来呵护农村单亲孩子心理健康?

  小霞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家在农村,十分贫寒。4年前,父母离异,母亲到遂宁打工,她和父亲在老家。小霞的父亲是一名老实巴交的农民,采访中他告诉记者,小霞曾两次告诉他说不想读书了,但在他的劝说下,还是去了学校。就在跳楼前的那个周末,还是他骑着摩托送她去学校的。

  母亲在外,小霞与父亲很少交流和沟通。小霞的母亲也说,自己远在遂宁,平时只是和女儿通通电话。进入青春期,少女心思谁能猜?小霞的心事,只是与她的同学说起,父亲对女儿所想并不了解,也很难了解。

  当地一名老师表示,这是不少农村单亲家庭,乃至留守儿童家庭所面临的一个困境。破解这一问题,关键在于给孩子做好心理疏导,需要家长、学校、教育部门和社会的共同努力。尤其是农村留守儿童,根据全国妇联发布的《我国农村留守儿童、城乡流动儿童状况研究报告》显示,全国农村留守儿童多达6102.55万人,占农村儿童的37.7%,其中,12~17岁农村留守儿童所占比例为29.62%。

  “心理学把青春期称为‘暴风骤雨期’,身心发育不协调、性意识萌发、独立意识觉醒,极易使青春期孩子充满困惑、矛盾,甚至产生叛逆心理。加之亲情缺失、监管不力和教育不足,农村留守儿童的青春期可能面临更多风险。”研究留守儿童问题11年的专家魏晓娟说。华西都市报记者徐湘东摄影报道


·上一篇文章:瑞典将关闭欧洲首所孔子学院 称合作多余
·下一篇文章:学霸被阿联酋高校录取 四年180万费用全包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news/1511415576E2HHCJF8EBJIKB94H04A.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