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国语 卷十九 吴语

国语 卷十九 吴语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佚名

士五人,坐于王前。”乃皆进,
自刭于客前以酬客。
董褐既致命,乃告赵鞅曰:“臣观吴王之色,类有大忧,小则嬖妾、嫡子死,
不则国有大难;大则越入吴。将毒,不可与战。主其许之先,无以待危,然而不
可徒许也。”赵鞅许诺。
晋乃令董褐复命曰:“寡君未敢观兵身见,使褐复命曰:‘曩君之言,周室
既卑,诸侯失礼于天子,请贞于阳卜,收文、武之诸侯。孤以下密迩于天子,无
所逃罪,讯让日至,曰:昔吴伯父不失,春秋必率诸侯以顾在余一人。今伯父有
蛮、荆之虞,礼世不续,用命孤礼佐周公,以见我一二兄弟之国,以休君忧。今
君掩王东海,以淫名闻于天子,君有短垣,而自逾之,况蛮、荆则何有于周室?
夫命圭有命,固曰吴伯,不曰吴王。诸侯是以敢辞。夫诸侯无二君,而周无二王,
君若无卑天子,以干其不祥,而曰吴公,孤敢不顺从君命长弟!’许诺。”
吴王许诺,乃退就幕而会。吴公先歃,晋侯亚之。吴王既会,越闻愈章,恐
齐、宋之为己害也,乃命王孙雒先与勇获帅徒师,以为过宾于宋,以焚其北郛焉
而过之。
吴王夫差既退于黄池,乃使王孙苟告劳于周,曰:“昔者楚人为不道,不承
共王事。以远我一二兄弟之国。吾先君阖庐不贳不忍,被甲带剑,挺铍搢铎,以
与楚昭王毒逐于中原柏举。天舍其衷,楚师败绩,王去其国,遂至于郢。王总其
百执事,以奉其社稷之祭。其父子、昆弟不相能,夫概王作乱,是以复归于吴。
今齐侯壬不鉴于楚。又不承共王命,以远我一二兄弟之国。夫差不贳不忍,被甲
带剑,挺铍搢铎,遵汶伐博,簦笠相望于艾陵。天舍其衷,齐师还。夫差岂敢自
多,文、武实舍其衷。归不稔于岁,余沿江氵斥淮,阙沟深水,出于商、鲁之间,
以彻于兄弟之国。夫差克有成事,敢使苟告于下执事。”
周王答曰:“苟,伯父令女来,明绍享余一人,若余嘉之。昔周室逢天之降
祸,遭民之不祥,余心岂忘忧恤,不唯下土之不康靖。今伯父曰:‘戮力同德。’
伯父若能然,余一人兼受而介福。伯父多历年以没元身,伯父秉德已侈大哉!”
吴王夫差还自黄池,息民不戒。越大夫种乃唱谋曰:“吾谓吴王将涉吾地,
今罢师而不戒以忘我,我不可以怠。日臣尝卜于天,今吴民既罢,而大荒荐饥,
市无赤米,而囷鹿空虚,其民必移就莆蠃于东海之滨。天占既兆,人事又见,我
蔑卜筮矣。王若今起师以会,夺之利,无使夫悛。夫吴之边鄙远者,罢而未至,
吴王将耻不战,必不须至之会也,而以中国之师与我战。若事幸而从我,我遂践
其地,其至者亦将不能之会也已,吾用御儿临之。吴王若愠而又战,奔遂可出。
若不战而结成,王安厚取名而去之。”越王曰:“善哉!”乃大戒师,将伐吴。
楚申包胥使于越,越王句践问焉,曰:“吴国为不道,求残我社稷宗庙,以
为平原,弗使血食。吾欲与之徼天之衷,唯是车马、兵甲、卒伍既具,无以行之。
请问战奚以而可?”包胥辞曰:“不知。”王固问焉,乃对曰:“夫吴,良国也,
能博取于诸侯。敢问君王之所以与之战者?”王曰:“在孤之侧者,觞酒、豆肉、
箪食,未尝敢不分也。饮食不致味,听乐不尽声,求以报吴,愿以此战。”包胥
曰:“善则善矣,未可以战也。”王曰:“越国之中,疾者吾问之,死者吾葬之,
老其老,慈其幼,长其孤,问其病,求以报吴。愿以此战。”包胥曰:“善则善
矣,未可以战也。”王曰:“越国之中,吾宽民以子之,忠惠以善之。吾修令宽
刑,施民所欲,去民所恶,称其善,掩其恶,求以报吴。愿以此战。”包胥曰:
“善则善矣,未可以战也。”王曰:“越国之中,富者吾安之,贫者吾与之,救
其不足,裁其有余,使贫富皆利之,求以报吴。愿以此战。”包胥曰:“善则善
矣,未可以战也。”王曰:“越国南则楚,西则晋,北则齐,春秋皮币、玉帛、
子女以宾服焉,未尝敢绝,求以报吴。愿以此战。”包胥曰:“善哉,蔑以加焉,
然犹未可以战也。夫战,智为始,仁次之,勇次之。不智,则不知民之极,无以
铨度天下之众寡;不仁,则不能与三军共饥劳之殃;不勇,则不能断疑以发大计。”
越王曰:“诺。”
越王句践乃召五大夫,曰:“吴为不道,求残吾社稷宗庙,以为平原,不使
血食。吾欲与之徼天之衷,唯是车马、兵甲、卒伍既具,无以行之。吾问于王孙
包胥,既命孤矣;敢访诸大夫,问战奚以而可?句践愿诸大夫言之,皆以情告,
无阿孤,孤将以举大事。”大夫舌庸乃进对曰:“审赏则可以战乎?”王曰:
“圣。”大夫苦成进对曰:“审罚则可以战乎?”王曰:“猛。”大夫种进对曰:
“审物则可以战乎?”王曰:“辩。”大夫蠡进对曰:“审备则可以战乎?”王
曰:“巧。”大夫皋如进对曰:“审声则可以战乎?”王曰:“可矣。”王乃命
有司大令于国曰:“苟任戎者,皆造于国门之外。”王乃命于国曰:“国人欲告
者来告,告孤不审,将为戮不利,及五日必审之,过五日,道将不行。”
王乃入命夫人。王背屏而立,夫人向屏。王曰:“自今日以后,内政无出,
外政无入。内有辱,是子也;外有辱,是我也。吾见子于此止矣。”王遂出,夫
人送王,不出屏,乃阖左阖,填之以土,去笄侧席而坐,不扫。王背檐而立,大
夫向檐。王命大夫曰:“食土不均,地之不修,内有辱于国,是子也;军士不死,
外有辱,是我也。自今日以后,内政无出,外政无入,吾见子于此止矣。”王遂
出,大夫送王不出檐,乃阖左阖,填之以土,侧席而坐,不扫。
王乃之坛列,鼓而行之,至于军,斩有罪者以徇,曰:“莫如此以环瑱通相
问也。”明日徙舍,斩有罪者以徇,曰:“莫如此不从其伍之令。”明日徙舍,
斩有罪者以徇,曰:“莫如此不用王命。”明日徙舍,至于御儿,斩有罪者以徇,
曰:“莫如此淫逸不可禁也。”
王乃命有司大徇于军,曰:“有父母耆老而无昆弟者,以告。”王亲命之曰:
“我有大事,子有父母耆老,而子为我死,子之父母将转于沟壑,子为我礼已重
矣。子归,殁而父母之世。后若有事,吾与子图之。”明日徇于军,曰:“有兄
弟四五人皆在此者,以告。”王亲命之曰:“我有大事,子有昆弟四五人皆在此,
事若不捷,则是尽也。择子之所欲归者一人。”明日徇于军,曰:“有眩瞀之疾
者,以告。”王亲命之曰:“我有大事,子有眩瞀之疾,其归若已。后若有事,
吾与子图之。”明日徇于军,曰:“筋力不足以胜甲兵。志行不足以听命者归,
莫告。”明日,迁军接和,斩有罪者以徇,曰:“莫如此志行不果。”于是人有
致死之心。王乃命有司大徇于军,曰:“谓二三子归而不归,处而不处,进而不
进,退而不退,左而不左,右而不右,身斩,妻子鬻。”
于是吴王起师,军于江北,越王军于江南。越王乃中分其师以为左右军。以
其私卒君子六千人为中军。明日将舟战于江,及昏,乃命左军衔枚氵斥江五里以
须,亦令右军衔枚逾江五里以须。夜中,乃命左军、右军涉江鸣鼓中水以须。吴
师闻之,大骇,曰:“越人分为二师,将以夹攻我师。”乃不待旦,亦中分其师,
将以御越。越王乃令其中军衔枚潜涉,不鼓不噪以袭攻之,吴师大北。越之左军、
右军乃遂涉而从之,又大败之于没,又郊败之,三战三北,乃至于吴。越师遂入
吴国,围王台。
吴王惧,使人行成。曰:“昔不穀先委制于越君,君告孤请成,男女服从。
孤无奈越之先君何,畏天之不祥,不敢绝祀,许君成,以至于今。今孤不道,得
罪于君王,君王以亲辱于弊邑。孤敢请成,男女服为臣御。”越王曰:“昔天以
越赐吴,而吴不受;今天以吴赐越,孤敢不听天之命,而听君之令乎?”乃不许
成。因使人告于吴王曰:“天以吴赐越,孤不敢不受。以民生之不长,王其无死!
民生于地上,寓也,其与几何?寡人其达王于甬句东,夫妇三百,唯王所安,以
没王年。”夫差辞曰:“天既降祸于吴国,不在前后,当孤之身,寔失宗庙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国语 卷二十 越语上
·下一篇文章:国语 卷十八 楚语下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gxjd/13813145613B59FA6I6KGKC62J3JHAB.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