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国语 卷十八 楚语下

国语 卷十八 楚语下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佚名


吴人入楚,昭王出奔,济于成臼,见蓝尹亹载其孥。王曰:“载予。”对曰:
“自先王莫坠其国,当君而亡之,君之过也。”遂去王。王归,又求见,王欲执
之,子西曰:“请听其辞,夫其有故。”王使谓之曰:“成臼之役,而弃不穀,
今而敢来,何也?”对曰:“昔瓦唯长旧怨,以败于柏举,故君及此。今又效之,
无乃不可乎?臣避于成臼,以儆君也,庶悛而更乎?今之敢见,观君之德也,曰:
庶忆惧而鉴前恶乎?君若不鉴而长之,君实有国而不爱,臣何有于死,死在司败
矣!惟君图之!”子西曰:“使复其位,以无忘前败。”王乃见之。
吴人入楚,昭王奔郧,郧公之弟怀将弑王,郧公辛止之。怀曰:“平王杀吾
父,在国则君,在外则雠也。见雠弗杀,非人也。”郧公曰:“夫事君者,不为
外内行,不为丰约举,苟君之,尊卑一也。且夫自敌以下则有雠,非是不雠。下
虐上为弑,上虐下为讨,而况君乎!君而讨臣,何雠之为?若皆雠君,则何上下
之有乎?吾先人以善事君,成名於诸侯,自斗伯比以来,未之失也。今尔以是殃
之,不可。”怀弗听,曰:“吾思父,不能顾矣。”郧公以王奔随。
王归而赏及郧、怀,子西谏曰:“君有二臣,或可赏也,或可戮也。君王均
之,群臣惧矣。”王曰:“夫子期之二子耶?吾知之矣。或礼于君,或礼于父,
均之,不亦可乎!”
子西叹于朝,蓝尹亹曰:“吾闻君子唯独居思念前世之崇替,与哀殡丧,于
是有叹,其余则否。君子临政思义,饮食思礼,同宴思乐,在乐思善,无有叹焉。
今吾子临政而叹,何也?”子西曰:“阖庐能败吾师。阖庐即世,吾闻其嗣又甚
焉。吾是以叹。”
对曰:“子患政德之不修,无患吴矣。夫阖庐口不贪嘉味,耳不乐逸声,目
不淫于色,身不怀于安,朝夕勤志,恤民之羸,闻一善若惊,得一士若赏,有过
必悛,有不善必惧,是故得民以济其志。今吾闻夫差好罢民力以成私好,纵过而
翳谏,一夕之宿,台榭陂池必成,六畜玩好必从。夫差先自败也已,焉能败人。
子修德以待吴,吴将毙矣。”
王孙圉聘于晋,定公飨之,赵简子鸣玉以相,问于王孙圉曰:“楚之白珩犹
在乎?”对曰:“然。”简子曰:“其为宝也,几何矣。”
曰:“未尝为宝。楚之所宝者,曰观射父,能作训辞,以行事于诸侯,使无
以寡君为口实。又有左史倚相,能道训典,以叙百物,以朝夕献善败于寡君,使
寡君无忘先王之业;又能上下说于鬼神,顺道其欲恶,使神无有怨痛于楚国。又
有薮曰云连徒洲,金木竹箭之所生也。龟、珠、角、齿、皮、革、羽、毛所以备
赋,以戒不虞者也。所以共币帛,以宾享于诸侯者也。若诸侯之好币具,而导之
以训辞,有不虞之备,而皇神相之,寡君其可以免罪于诸侯,而国民保焉。此楚
国之宝也。若夫白珩,先王之玩也,何宝之焉?
“圉闻国之宝六而已。明王圣人能制议百物,以辅相国家,则宝之;玉足以
庇荫嘉穀,使无水旱之灾,则宝之;龟足以宪臧否,则宝之;珠足以御火灾,则
宝之;金足以御兵乱,则宝之;山林薮泽足以备财用,则宝之。若夫哗嚣之美,
楚虽蛮夷,不能宝也。”
惠王以梁与鲁阳文子,文子辞,曰:“梁险而在境,惧子孙之有贰者也。夫
事君无憾,憾则惧偪,偪则惧贰。夫盈而不偪,憾而不贰者,臣能自寿,不知其
他。纵臣而得全其首领以没,惧子孙之以梁之险,而乏臣之祀也。”王曰:“子
之仁,不忘子孙,施及楚国,敢不从子。”与之鲁阳。
子西使人召王孙胜,沈诸梁闻之,见子西曰:“闻子召王孙胜,信乎?”曰:
“然。”子高曰:“将焉用之?”曰:“吾闻之,胜直而刚,欲寘之境。”
子高曰:“不可。其为人也,展而不信,爱而不仁,诈而不智,毅而不勇,
直而不衷,周而不淑。复言而不谋身,展也;爱而不谋长,不仁也;以谋盖人,
诈也;强忍犯义,毅也;直而不顾,不衷也;周言弃德,不淑也。是六德者,皆
有其华而不实者也,将焉用之。
“彼其父为戮于楚,其心又狷而不洁。若其狷也,不忘旧怨,而不以洁悛德,
思报怨而已。则其爱也足以得人,其展也足以复之,其诈也足以谋之,其直也足
以帅之,其周也足以盖之,其不洁也足以行之,而加之以不仁,奉之以不义,蔑
不克矣。
“夫造胜之怨者,皆不在矣。若来而无宠,速其怒也。若其宠之,毅贪无厌,
既能得入,而耀之以大利,不仁以长之,思旧怨以修其心,苟国有衅,必不居矣。
非子职之,其谁乎?彼将思旧怨而欲大宠,动而得人,怨而有术,若果用之,害
可待也。余爱子与司马,故不敢不言。”
子西曰:“德其忘怨乎!余善之,夫乃其宁。”子高曰:“不然。吾闻之,
唯仁者可好也,可恶也,可高也,可下也。好之不偪,恶之不怨,高之不骄,下
之不惧。不仁者则不然。人好之则偪,恶之则怨,高之则骄,下之则惧。骄有欲
焉,惧有恶焉,欲恶怨偪,所以生诈谋也。子将若何?若召而下之,将戚而惧;
为之上者,将怒而怨。诈谋之心,无所靖矣。有一不义,犹败国家,今壹五六,
而必欲用之,不亦难乎?吾闻国家将败,必用奸人,而嗜其疾味,其子之谓乎?
“夫谁无疾眚!能者早除之。旧怨灭宗,国之疾眚也,为之关籥藩篱而远备
闲之,犹恐其至也,是之为日惕。若召而近之,死无日矣。人有言曰:‘狼子野
心,怨贼之人也。’其又何善乎?若子不我信,盍求若敖氏与子干、子晳之族而
近之?安用胜也,其能几何?
“昔齐驺马繻以胡公入于具水,邴歜、阎职戕懿公于囿竹,晋长鱼矫杀三
郤于榭,鲁圉人荦杀子般于次,夫是谁之故也,非唯旧怨乎?是皆子之所闻也。
人求多闻善败,以监戒也。今子闻而弃之,犹蒙耳也。吾语子何益,吾知逃也已。”
子西笑曰:“子之尚胜也。”不从,遂使为白公。子高以疾闲居于蔡。及白
公之乱,子西、子期死。叶公闻之,曰:“吾怨其弃吾言,而德其治楚国,楚国
之能平均以复先王之业者,夫子也。以小怨寘大德,吾不义也,将入杀之。”帅
方城之外以入,杀白公而定王室,葬二子之族。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国语 卷十九 吴语
·下一篇文章:国语 卷十七 楚语上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gxjd/1381314573GKB935DK2EJD8544J4K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