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语 卷十七 楚语上

国语 卷十七 楚语上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佚名


夫美也者,上下、内外、小大、远近皆无害焉,故曰美。若于目观则美,
缩于财用则匮,是聚民利以自封而瘠民也,胡美之为?夫君国者,将民之与处;
民实瘠矣,君安得肥?且夫私欲弘侈,则德义鲜少;德义不行,则迩者骚离而远
者距违。天子之贵也,唯其以公侯为官正,而以伯子男为师旅。其有美名也,唯
其施令德于远近,而小大安之也。若敛民利以成其私欲,使民蒿焉忘其安乐,而
有远心,其为恶也甚矣,安用目观?
故先王之为台榭也,榭不过讲军实,台不过望氛祥。故榭度于大卒之居,
台度于临观之高。其所不夺穑地,其为不匮财用,其事不烦官业,其日不废时务。
瘠硗之地,于是乎为之;城守之木,于是乎用之;官僚之暇,于是乎临之;四时
之隙,于是乎成之。故《周诗》曰:‘经始灵台,经之营之。庶民攻之,不日成
之。经始勿亟,庶民子来。王在灵囿,麀鹿攸伏。’夫为台榭,将以教民利也,
不知其以匮之也。若君谓此台美而为之正,楚其殆矣!”
灵王城陈、蔡、不羹,使仆夫子皙问于范无宇,曰:“吾不服诸夏而独事晋
何也,唯晋近我远也。今吾城三国,赋皆千乘,亦当晋矣。又加之以楚,诸侯其
来乎?”对曰:“其在志也,国为大城,未有利者。昔郑有京、栎,卫有蒲、戚,
宋有萧、蒙,鲁有弁、费,齐有渠丘,晋有曲沃,秦有征、衙。叔段以京患庄公,
郑几不克,栎人实使郑子不得其位。卫蒲、戚实出献公,宋萧、蒙实弑昭公,鲁
弁、费实弱襄公,齐渠丘实杀无知,晋曲沃实纳齐师,秦征、衙实难桓、景,皆
志于诸侯,此其不利者也。
“且夫制城邑若体性焉,有首领股肱,至于手拇毛脉,大能掉小,故变而不
勤。地有高下,天有晦明,民有君臣,国有都鄙,古之制也。先王惧其不帅,故
制之以义,旌之以服,行之以礼,辩之以名,书之以文,道之以言。既其失也,
易物之由。夫边境者,国之尾也,譬之如牛马,处暑之既至,虻{维虫}之既多,
而不能掉其尾,臣亦惧之。不然,是三城也,岂不使诸侯之心惕惕焉。”
子晳复命,王曰:“是知天咫,安知民则?是言诞也。”右尹子革侍,曰:
“民,天之生也。知天,必知民矣。是其言可以惧哉!”
三年,陈、蔡及不羹人纳弃疾而弑灵王。
左史倚相廷见申公子亹,子亹不出,左史谤之,举伯以告。子亹怒而出,曰:
“女无亦谓我老耄而舍我,而又谤我!”
左史倚相曰:“唯子老耄,故欲见以交儆子。若子方壮,能经营百事,倚相
将奔走承序,于是不给,而何暇得见?昔卫武公年数九十有五矣,犹箴儆于国,
曰:‘自卿以下至于师长士,苟在朝者,无谓我老耄而舍我必恭恪于朝,朝夕以
交戒我;闻一二之言,必诵志而纳之,以训导我。’在舆有旅贲之规,位宁有官
师之典,倚几有诵训之谏,居寝有亵御之箴,临事有瞽史之导,宴居有师工之诵。
史不失书,矇不失诵,以训御之,于是乎作《懿》戒以自儆也。及其没也,谓
之睿圣武公。子实不睿圣,于倚相何害。《周书》曰:‘文王至于日中昃,不皇
暇食。惠於小民,唯政之恭。’文王犹不敢骄。今子老楚国而欲自安也,以御数
者,王将何为?若常如此,楚其难哉!”子亹惧,曰:“老之过也。”乃骤见左
史。
灵王虐,白公子张骤谏。王患之,谓史老曰:“吾欲已子张之谏,若何?”
对曰:“用之实难,已之易矣。若谏,君则曰:‘余左执鬼中,右执殇宫,凡百
箴谏,吾尽闻之矣,宁闻他言?’”
白公又谏,王如史老之言。对曰:“昔殷武丁能耸其德,至于神明,以入于
河,自河徂亳,于是乎三年,默以思道。卿士患之,曰:‘王言以出令也,若不
言,是无所禀令也。’武丁于是作书,曰:“以余正四方,余恐德之不类,兹国
故不言。’如是而又使以象梦旁求四方之贤,得傅说以来,升以为公,而使朝夕
规谏,曰:‘若金,用女作砺。若津水,用女作舟。若天旱,用女作霖雨。启乃
心,沃朕心。若药不瞑眩,厥疾不瘳。若跣不视地,厥足用伤。’若武丁之神明
也,其圣之睿广也,其智之不疚也,犹自谓未乂,故三年默以思道。既得道,犹
不敢专制,使以象旁求圣人。既得以为辅,又恐其荒失遗忘,故使朝夕规诲箴谏,
曰:‘必交修余,无余弃也。’今君或者未及武丁,而恶规谏者,不亦难乎!
“齐桓、晋文,皆非嗣也,还轸诸侯,不敢淫逸,心类德音,以德有国。近
臣谏,远臣谤,舆人诵,以自诰也。是以其入也,四封不备一同,而至于有畿田,
以属诸侯,至于今为令君。桓、文皆然,君不度忧于二令君,而欲自逸也,无乃
不可乎?《周诗》有之曰:‘弗躬弗亲,庶民弗信。’臣惧民之不信君也,故不
敢不言。不然,何急其以言取罪也?”
王病之,曰:“子复语。不穀虽不能用,吾慭寘之于耳。”对曰:“赖君用
之也,故言。不然,巴浦之犀、犛、兕、象,其可尽乎,其又以规为瑱也?”遂
趋而退,归,杜门不出。七月,乃有乾谿之乱,灵王死之。
司马子期欲以妾为内子,访之左史倚相,曰:“吾有妾而愿,欲笄之,其可
乎?”对曰:“昔先大夫子囊违王之命谥;子夕嗜芰,子木有羊馈而无芰荐。君
子曰:违而道。谷阳竖爱子反之劳也,而献饮焉,以毙于鄢;芋尹申亥从灵王之
欲,以陨于乾谿。君子曰:“从而逆。君子之行,欲其道也,故进退周旋,唯道
是从。夫子木能违若敖之欲,以之道而去芰荐,吾子经营楚国,而欲荐芰以干之,
其可乎?”子期乃止。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国语 卷十八 楚语下
·下一篇文章:国语 卷十六 郑语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gxjd/1381315162H8I0J3G06356E9844A07.htm


相关内容

·国语 卷一 周语上

佚名

 

·国语 卷二 周语中

佚名

 

·国语 卷三 周语下

佚名

 

·国语 卷四 鲁语上

佚名

 

·国语 卷五 鲁语下

佚名

 

·国语 卷六 齐语

佚名

 

·国语 卷七 晋语一

佚名

 

·国语 卷八 晋语二

佚名

 

·国语 卷九 晋语三

佚名

 

·国语 卷十 晋语四

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