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国语 卷十四 晋语八

国语 卷十四 晋语八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佚名


宋之盟,楚人固请先歃。叔向谓赵文子曰:“夫霸王之势,在德不在先歃,
子若能以忠信赞君,而裨诸侯之阙,歃虽在后,诸侯将载之,何争于先?若违于
德而以贿成事,今虽先歃,诸侯将弃之,何欲于先?昔成王盟诸侯于岐阳,楚为
荆蛮,置矛蕝,设望表,与鲜卑守燎,故不与盟。今将与狎主诸侯之盟,唯有德
也,子务德无争先,务德,所以服楚也。”乃先楚人。
虢之会,鲁人食言,楚令尹围将以鲁叔孙穆子为戮,乐王鲋求货焉不予。赵
文子谓叔孙曰:“夫楚令尹有欲于楚,少懦于诸侯。诸侯之故,求治之,不求致
也。其为人也,刚而尚宠,若及,必不避也。子盍逃之?不幸,必及于子。”对
曰:“豹也受命于君,以从诸侯之盟,为社稷也。若鲁有罪,而受盟者逃,必不
免,是吾出而危之也。若为诸侯戮者,鲁诛尽矣,必不加师,请为戮也。夫戮出
于身实难,自他及之何害?苟可以安君利国,美恶一心也。”
文子将请之于楚,乐王鲋曰:“诸侯有盟未退,而鲁背之,安用齐盟?纵不
能讨,又免其受盟者,晋何以为盟主矣,必杀叔孙豹。”文子曰:“有人不难以
死安利其国,可无爱乎!若皆恤国如是,则大不丧威,而小不见陵矣。若是道也
果,可以教训,何败国之有!吾闻之曰:‘善人在患,弗救不祥;恶人在位,不
去亦不祥。’必免叔孙。”固请于楚而免之。
赵文子为室,斫其椽而砻之,张老夕焉而见之,不谒而归。文子闻之,驾而
往,曰:“吾不善,子亦告我,何其速也?”对曰:“天子之室,斫其椽而砻之,
加密石焉;诸侯砻之;大夫斫之;士首之。备其物,义也;从其等,礼也。今子
贵而忘义,富而忘礼,吾惧不免,何敢以告。”文子归,令之勿砻也。匠人请皆
斫之,文子曰:“止。为后世之见之也,其斫者,仁者之为也,其砻者,不仁者
之为也。”
赵文子与叔向游于九原,曰:“死者若可作也,吾谁与归?”叔向曰:“其
阳子乎!”文子曰:“夫阳子行廉直于晋国,不免其身,其知不足称也。”叔向
曰:“其舅犯乎!”文子曰:“夫舅犯见利而不顾其君,其仁不足称也。其随武
子乎!纳谏不忘其师,言身不失其友,事君不援而进,不阿而退。”
秦后子来奔,赵文子见之,问曰:“秦君道乎?”对曰:“不识。”文子曰:
“公子辱于敝邑,必避不道也。”对曰:“有焉。”文子曰:“犹可以久乎?”
对曰:“针闻之,国无道而年穀和熟,鲜不五稔。”文子视日曰:“朝夕不相及,
谁能俟五!”文子出,后子谓其徒曰:“赵孟将死矣!夫君子宽惠以恤后,犹恐
不济。今赵孟相晋国,以主诸侯之盟,思长世之德,历远年之数,犹惧不终其身;
今忨日而氵歇岁,怠偷甚矣,非死逮之,必有大咎。”冬,赵文子卒。
平公有疾,秦景公使医和视之,出曰:“不可为也。是谓远男而近女,惑以
生蛊;非鬼非食,惑以丧志。良臣不生,天命不祐。若君不死,必失诸侯。”赵
文子闻之曰:“武从二三子以佐君为诸侯盟主,于今八年矣,内无苛慝,诸侯不
二,子胡曰‘良臣不生,天命不祐’?”对曰:“自今之谓。和闻之曰:‘直不
辅曲,明不规闇,拱木不生危,松柏不生埤。’吾子不能谏惑,使至于生疾,又
不自退而宠其政,八年之谓多矣,何以能久!”文子曰:“医及国家乎?”对曰:
“上医医国,其次疾人,固医官也。”文子曰:“子称蛊,何实生之?”对曰:
“蛊之慝,穀之飞实生之。物莫伏于蛊,莫嘉于穀,穀兴蛊伏而章明者也。故食
谷者,昼选男德以象穀明,宵静女德以伏蛊慝,今君一之,是不飨穀而食蛊也,
是不昭穀明而皿蛊也。夫文,‘虫’、‘皿’为‘蛊’,吾是以云。”文子曰:
“君其几何?”对曰:“若诸侯服不过三年,不服不过十年,过是,晋之殃也。”
是岁也,赵文子卒,诸侯叛晋,十年,平公薨。
秦后子来仕,其车千乘。楚公子干来仕,其车五乘。叔向为太傅,实赋禄,
韩宣子问二公子之禄焉,对曰:“大国之卿,一旅之田,上大夫,一卒之田。夫
二公子者,上大夫也,皆一卒可也。”宣子曰:“秦公子富,若之何其钧之?”
对曰:“夫爵以建事,禄以食爵,德以赋之,功庸以称之,若之何以富赋禄也!
夫绛之富商,韦藩木楗以过于朝,唯其功庸少也,而能金玉其车,文错其服,能
行诸侯之贿,而无寻尺之禄,无大绩于民故也。且秦、楚匹也,若之何其回于富
也。”乃均其禄。
郑简公使公孙成子来聘,平公有疾,韩宣子赞授客馆。客问君疾,对曰:
“寡君之疾久矣,上下神祇无不遍谕,而无除。今梦黄熊入于寝门,不知人杀乎,
抑厉鬼邪!”子产曰:“以君之明,子为大政,其何厉之有?侨闻之,昔者鲧违
帝命,殛之于羽山,化为黄熊,以入于羽渊,实为夏郊,三代举之。夫鬼神之所
及,非其族类,则绍其同位,是故天子祀上帝,公侯祀百辟,自卿以下不过其族。
今周室少卑,晋实继之,其或者未举夏郊邪?”宣子以告,祀夏郊,董伯为尸,
五日,公见子产,赐之莒鼎。
叔向见韩宣子,宣子忧贫,叔向贺之,宣子曰:“吾有卿之名,而无其实,
无以从二三子,吾是以忧,子贺我何故?”对曰:“昔栾武子无一卒之田,其宫
不备其宗器,宣其德行,顺其宪则,使越于诸侯,诸侯亲之,戎、狄怀之,以正
晋国,行刑不疚,以免于难。及桓子骄泰奢侈,贪欲无艺,略则行志,假贷居贿,
宜及于难,而赖武之德,以没其身。及怀子改桓之行,而修武之德,可以免于难,
而离桓之罪,以亡于楚。夫郤昭子,其富半公室,其家半三军,恃其富宠,以泰
于国,其身尸于朝,其宗灭于绛。不然,夫八郤,五大夫三卿,其宠大矣,一朝
而灭,莫之哀也,唯无德也。今吾子有栾武子之贫,吾以为能其德矣,是以贺。
若不忧德之不建,而患货之不足,将吊不暇,何贺之有?”宣子拜稽首焉,曰:
“起也将亡,赖子存之,非起也敢专承之,其自桓叔以下嘉吾子之赐。”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国语 卷十五 晋语九
·下一篇文章:国语 卷十三 晋语七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gxjd/1381315202183250147BE1E0JDA1AI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