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国语 卷十 晋语四

国语 卷十 晋语四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佚名


董因迎公于河,公问焉,曰:“吾其济乎?”对曰:“岁在大梁,将集天行。
元年始受,实沈之星也。实沈之墟,晋人是居,所以兴也。今君当之,无不济矣。
君之行也,岁在大火。大火,阏伯之星也,是谓大辰。辰以成善,后稷是相,唐
叔以封。瞽史记曰:嗣续其祖,如穀之滋,必有晋国。臣筮之,得泰之八。曰:
是谓天地配亨,小往大来。今及之矣,何不济之有?且以辰出而以参入,皆晋祥
也,而天之大纪也。济且秉成,必霸诸侯。子孙赖之,君无惧矣。”
公子济河,召令狐、臼衰、桑泉,皆降。晋人惧,怀公奔高梁。吕甥、冀芮
帅师,甲午,军于庐柳。秦伯使公子絷如师,师退,次于郇。辛丑,狐偃及秦、
晋大夫盟于郇。壬寅,公入于晋师。甲辰,秦伯还。丙午,入于曲沃。丁末,入
绛,即位于武宫。戊申,剌怀公于高梁。
初,献公使寺人勃鞮伐公于蒲城,文公逾垣,勃鞮斩其袪。及入,勃鞮求见,
公辞焉,曰:“骊姬之谗,尔射余于屏内,困余于蒲城,斩余衣袪。又为惠公从
余于渭滨,命曰三日,若宿而至。若干二命,以求杀余。余于伯楚屡困,何旧怨
也?退而思之,异日见我。”对曰:“吾以君为已知之矣,故入;犹未知之也,
又将出矣。事君不贰是谓臣,好恶不易是谓君。君君臣臣,是谓明训。明训能终,
民之主也。二君之世,蒲人、狄人,余何有焉?除君之恶,唯力所及,何贰之有?
今君即位,其无蒲、狄乎?伊尹放太甲而卒以为明王,管仲贼桓公而卒以为侯伯。
乾时之役,申孙之矢集于桓钩,钩近于袪,而无怨言,佐相以终,克成令名。今
君之德宇,何不宽裕也?恶其所好,其能久矣?君实不能明训,而弃民主。余,
罪戾之人也,又何患焉?且不见我,君其无悔乎!”
于是吕甥、冀芮畏偪,悔纳文公,谋作乱,将以己丑焚公宫,公出救火而遂
杀之。伯楚知之,故求见公。公遽出见之,曰:“岂不如女言,然是吾恶心也,
吾请去之。”伯楚以吕、郤之谋告公。公惧,乘驲自下,脱会秦伯于王城,告之
乱故,及己丑,公宫火,二子求公不获,遂如河上,秦伯诱而杀之。
文公之出也,竖头须,守藏者也,不从。公入,乃求见,公辞焉以沐。谓谒
者曰:“沐则心覆,心覆则图反,宜吾不得见也。从者为羁绁之仆,居者为社稷
之守,何必罪居者!国君而雠匹夫,惧者众矣。”谒者以告,公遽见之。
元年春,公及夫人嬴氏至自王城。秦伯纳卫三千人,实纪纲之仆。公属百官,
赋职任功,弃责薄敛,施舍分寡。救乏振滞,匡困资无。轻关易道,通商宽农。
懋穑劝分,省用足财、利器明德,以厚民性。举善援能,官方定物,正名育类。
昭旧族,爱亲戚,明贤良,尊贵宠,赏功劳,事耇老,礼宾旅,友故旧。胥、籍、
狐、箕、栾、郤、柏、先、羊舌、董、韩,实掌近官。诸姬之良,掌其中官。异
姓之能,掌其远官。公食贡。大夫食邑,士食田,庶人食力,工商食官,皂隶食
职,官宰食加。政平民阜,财用不匮。
冬,襄王避昭叔之难,居于郑地汜。使来告难,亦使告于秦。子犯曰:“民
亲而未知义也,君盍纳王以教之义。若不纳,秦将纳之,则失周矣,何以求诸侯?
不能修身而又不能宗人,人将焉依?继文之业,定武之功,启土安疆,于此乎在
矣!君其务之。”公说,乃行赂于草中之戎与丽土之狄,以启东道。
二年春,公以二军下,次于阳樊。右师取昭叔于温,杀之于隰城。左师迎王
于郑。王入于成周,遂定之于郏。王飨礼,命公胙侑。公请隧,弗许。曰:“王
章也,不可以二王,无若政何。”赐公南阳阳樊、温、原、州、陉、絺、组、攒
茅之田。阳人不服,公围之,将残其民,仓葛呼曰:“君补王阙,以顺礼也。阳
人未狎君德,而未敢承命。君将残之,无乃非礼乎!阳人有夏、商之嗣典,有周
室之师旅,樊仲之官守焉,其非官守,则皆王之父兄甥舅也。君定王室而残其姻
族,民将焉放?敢私布于吏,唯君图之!”公曰:“是君子之言也。”乃出阳人。
文公伐原,令以三日之粮。三日而原不降,公令疏军而去之。谍出曰:“原
不过一二日矣!”军吏以告,公曰:“得原而失信,何以使人?夫信,民之所庇
也,不可失。”乃去之,及孟门,而原请降。
文公立四年,楚成王伐宋,公率齐、秦伐曹、卫以救宋。宋人使门尹班告急
于晋,公告大夫曰:“宋人告急,舍之则宋绝。告楚则不许我。我欲击楚,齐、
秦不欲,其若之何?”先轸曰:“不若使齐、秦主楚怨。”公曰:“可乎?”先
轸曰:“使宋舍我而赂齐、秦,藉之告楚。我分曹、卫之地以赐宋人。楚爱曹、
卫,必不许齐、秦。齐、秦不得其请,必属怨焉,然后用之,蔑不欲矣。”公说,
是故以曹田、卫田赐宋人。
令尹子玉使宛春来告曰:“请复卫侯而封曹,臣亦释宋之围。”舅犯愠曰:
“子玉无礼哉!君取一,臣取二,必击之。”先轸曰:“子与之。我不许曹、卫
之请,是不许释宋也。宋众无乃强乎!是楚一言而有三施,子一言而有三怨。怨
已多矣,难以击人。不若私许复曹、卫以携之,执宛春以怒楚,既战而后图之。”
公说,是故拘宛春于卫。
子玉释宋围,从晋师。楚既陈,晋师退舍,军吏请曰:“以君避臣,辱也。
且楚师老矣,必败。何故退?”子犯曰:“二三子忘在楚乎?偃也闻之:战斗,
直为壮,曲为老。未报楚惠而抗宋,我曲楚直,其众莫不生气,不可谓老。若我
以君避臣,而不去,彼亦曲矣。”退三舍避楚。楚众欲止,子玉不肯,至于城濮,
果战,楚众大败。君子曰:“善以德劝。”
文公诛观状以伐郑,反其陴。郑人以名宝行成,公弗许,曰:“予我詹而师
还。”詹请往,郑伯弗许,詹固请曰:“一臣可以赦百姓而定社稷,君何爱于臣
也?”郑人以詹予晋,晋人将烹之。詹曰:“臣愿获尽辞而死,固所愿也。”公
听其辞。詹曰:“天降郑祸,使淫观状,弃礼违亲。臣曰:‘不可。夫晋公子贤
明,其左右皆卿才,若复其国,而得志于诸侯,祸无赦矣。’今祸及矣。尊明胜
患,智也。杀身赎国,忠也。”乃就烹,据鼎耳而疾号曰:“自今以往,知忠以
事君者,与詹同。”乃命弗杀,厚为之礼而归之。郑人以詹伯为将军。
晋饥,公问于箕郑曰:“救饥何以?”对曰:“信。”公曰:“安信?”对
曰:“信于君心,信于名,信于令,信于事。”公曰:“然则若何?”对曰:
“信于君心,则美恶不逾,信于名,则上下不干。信于令,则时无废功。信于事,
则民从事有业。于是乎民知君心,贫而不惧,藏出如入,何匮之有?”公使为箕。
及清原之蒐,使佐新上军。
文公问元帅于赵衰,对曰:“郤縠可,行年五十矣,守学弥惇。夫先王之法
志,德义之府也。夫德义,生民之本也。能惇笃者,不忘百姓也。请使郤縠。”
公从之。公使赵衰为卿,辞曰:“栾枝贞慎,先轸有谋,胥臣多闻,皆可以为辅
佐,臣弗若也。”乃使栾枝将下军,先轸佐之。取五鹿,先轸之谋也。郤穀卒,
使先轸代之。胥臣佐下军。公使原季为卿,辞曰:“夫三德者,偃之出也。以德
纪民,其章大矣,不可废也。”使狐偃为卿,辞曰:“毛之智,贤于臣,其齿又
长。毛也不在位,不敢闻命。”乃使狐毛将上军,狐偃佐之。狐毛卒,使赵衰代
之,辞曰:“城濮之役,先且居之佐军也善,军伐有赏,善君有赏,能其官有赏。
且居有三赏,不可废也。且臣之伦,箕郑、胥婴、先都在。”乃使先且居将上军。
公曰:“赵衰三让。其所让,皆社稷之卫也。废让,是废德也。”以赵衰之故,
蒐于清原,作五军。使赵衰将新上军,箕郑佐之;胥婴将新下军,先都佐之。子
犯卒,蒲城伯请佐,公曰:“夫赵衰三让不失义。让,推贤也。义,广德也。德
广贤至,又何患矣。请令衰也从子。”乃使赵衰佐新上军。
文公学读书于臼季,三日,曰:“吾不能行也咫,闻则多矣。”对曰:“然
而多闻以待能者,不犹愈也?”
文公问于郭偃曰:“始也,吾以治国为易,今也难。”对曰:“君以为易,
其难也将至矣。君以为难,其易也将至焉。”
文公问于胥臣曰:“吾欲使阳处父傅讙也而教诲之,其能善之乎?”对曰:
“是在讙也。蘧蒢不可使俯,戚施不可使仰,僬侥不可使举,侏儒不可使援,
矇瞍不可使视,嚚瘖不可使言,聋聩不可使听,童昏不可使谋。质将善而贤良
赞之,则济可竢。若有违质,教将不入,其何善之为!臣闻昔者大任娠文王不变,
少溲于豕牢,而得文王不加疾焉。文王在母不忧,在傅弗勤,处师弗烦,事王不
怒,孝友二虢,而惠慈二蔡,刑于大姒,比于诸弟。《诗》云:‘刑于寡妻,至
于兄弟,以御于家邦。’于是乎用四方之贤良。及其即位也,询于‘八虞’,而
谘于‘二虢’,度于闳夭而谋于南宫,诹于蔡、原而访于辛、尹,重之以周、邵、
毕、荣,忆宁百神,而柔和万民。故《诗》云:‘惠于宗公,神罔时恫。’若是,
则文王非专教诲之力也。”公曰:“然则教无益乎?”对曰:“胡为文,益其质。
故人生而学,非学不入。”公曰:“奈夫八疾何!”对曰:“官师之所材也,戚
施直镈,蘧篨蒙璆,侏儒扶卢,矇瞍修声,聋聩司火。童昏、嚚瘖、僬侥,
官师之所不材也,以实裔土,夫教者,因体能质而利之者也。若川然有原,以卬
浦而后大。”
文公即位二年,欲用其民,子犯曰:“民未知义,盍纳天子以示之义?”乃
纳襄王于周。公曰:“可矣乎?”对曰:“民未知信,盍伐原以示之信?”乃伐
原。曰:“可矣乎?”对曰:“民未知礼,盍大蒐,备师尚礼以示之。”乃大蒐
于被庐,作三军。使郤縠将中军,以为大政,郤溱佐之。子犯曰:“可矣。”遂
伐曹、卫,出谷戍,释宋围,败楚师于城濮,于是乎遂伯。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国语 卷十一 晋语五
·下一篇文章:国语 卷九 晋语三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gxjd/13813152653DIB4BF6B8H53D87I853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