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国语 卷七 晋语一

国语 卷七 晋语一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佚名


骊姬赂二五,使言于公曰:“夫曲沃,君之宗也;蒲与二屈,君之疆也,不
可以无主。宗邑无主,则民不威;疆埸无主,则启戎心。戎之生心,民慢其政,
国之患也。若使太子主曲沃,而二公子主蒲与屈,乃可以威民而惧戎,且旌君伐。”
使俱曰:“狄之广莫,于晋为都。晋之启土,不亦宜乎?”公说,乃城曲沃,太
子处焉;又城蒲,公子重耳处焉;又城二屈,公子夷吾处焉。骊姬既远太子,乃
生之言,太子由是得罪。
十六年,公作二军,公将上军。太子申生将下军以伐霍。师未出,士蒍言于
诸大夫曰:“夫太子,君之贰也,恭以俟嗣,何官之有?今君分之土而官之,是
左之也。吾将谏以观之。”乃言于公曰:“夫太子,君之贰也,而帅下军,无乃
不可乎?”公曰:“下军,上军之贰也。寡人在上,申生在下,不亦可乎?”士
蒍对曰:“下不可以贰上。”公曰:“何故?”对曰:“贰若体焉,上下左右,
以相心目,用而不倦,身之利也。上贰代举,下贰代履,周旋变动,以役心目,
故能治事,以制百物。若下摄上,与上摄下,周旋不动,以违心目,其反为物用
也,何事能治?故古之为军也,军有左右,阙从补之,成而不知,是以寡败。若
以下贰上,阙而不变,败弗能补也。变非声章,弗能移也。声章过数则有衅,有
衅则敌入,敌入而凶,救败不暇,谁能退敌?敌之如志,国之忧也,可以陵小,
难以征国。君其图之!”公曰:“寡人有子而制焉,非子之忧也。”对曰:“太
子,国之栋也,栋成乃制之,不亦危乎!”公曰:“轻其所任,虽危何害?”
士蒍出语人曰:“太子不得立矣。改其制而不患其难,轻其任而不忧其危,
君有异心,又焉得立?行之克也,将以害之;若其不克,其因以罪之。虽克与否,
无以避罪。与其勤而不入,不如逃之,君得其欲,太子远死,且有令名,为吴太
伯,不亦可乎?”太子闻之,曰:“子舆之为我谋,忠矣。然吾闻之:为人子者,
患不从,不患无名;为人臣者,患不勤,不患无禄,今我不才而得勤与从,又何
求焉?焉能及吴太伯乎?”太子遂行,克霍而反,谗言弥兴。
优施教骊姬夜半而泣谓公曰:“吾闻申生甚好仁而强,甚宽惠而慈于民,皆
有所行之。今谓君惑于我,必乱国,无乃以国故而行强于君。君未终命而不殁,
君其若之何?盍杀我,无以一妾乱百姓。”公曰:“夫岂惠其民而不惠于其父乎?”
骊姬曰:“妾亦惧矣。吾闻之外人之言曰:为仁与为国不同。为仁者,爱亲之谓
仁;为国者,利国之谓仁。故长民者无亲,众以为亲。苟利众而百姓和,岂能惮
君?以众故不敢爱亲,众况厚之,彼将恶始而美终,以晚盖者也。凡民利是生,
杀君而厚利众,众孰沮之?杀亲无恶于人,人孰去之?苟交利而得宠,志行而众
悦,欲其甚矣,孰不惑焉?虽欲爱君,惑不释也。今夫以君为纣,若纣有良子,
而先丧纣,无章其恶而厚其败。钧之死也,无必假手于武王,而其世不废,祀至
于今,吾岂知纣之善否哉?君欲勿恤,其可乎?若大难至而恤之,其何及矣!”
公惧曰:“若何而可?”骊姬曰:“君盍老而授之政。彼得政而行其欲,得其所
索,乃其释君。且君其图之,自桓叔以来,孰能爱亲?唯无亲,故能兼翼。”公
曰:“不可与政。我以武与威,是以临诸侯。未殁而亡政,不可谓武;有子而弗
胜,不可谓威。我授之政,诸侯必绝;能绝于我,必能害我。失政而害国,不可
忍也。尔勿忧,吾将图之。”
骊姬曰:“以皋落狄之朝夕苛我边鄙,使无日以牧田野,君之仓廪固不实,
又恐削封疆。君盍使之伐狄,以观其果于众也,与众之信辑睦焉。若不胜狄,虽
济其罪,可也;若胜狄,则善用众矣,求必益广,乃可厚图也。且夫胜狄,诸侯
惊惧,吾边鄙不儆,仓廪盈,四邻服,封疆信,君得其赖,又知可否,其利多矣。
君其图之!”公说。是故使申生伐东山,衣之偏裻之衣,佩之以金玦。仆人赞闻
之,曰:“太子殆哉!君赐之奇,奇生怪,怪生无常,无常不立。使之出征,先
以观之,故告之以离心,而示之以坚忍之权,则必恶其心而害其身矣。恶其心,
必内险之;害其身,必外危之。危自中起,难哉!且是衣也,狂夫阻之衣也。其
言曰:‘尽敌而反。’虽尽敌,其若内谗何!”申生胜狄而反,谗言作于中。君
子曰:“知微。”
十七年冬,公使太子伐东山。里克谏曰:“臣闻皋落氏将战,君其释申生也!”
公曰:“行也!”里克对曰:“非故也。君行,太子居,以监国也;君行,太子
从,以抚军也。今君居,太子行,未有此也。”公曰:“非子之所知也。寡人闻
之,立太子之道三:身钧以年,年同以爱,爱疑决之以卜、筮。子无谋吾父子之
间,吾以此观之。”公不说。里克退,见太子。太子曰:“君赐我以偏衣、金玦,
何也?”里克曰:“孺子惧乎?衣躬之偏,而握金玦,令不偷矣。孺子何惧!夫
为人子者,惧不孝,不惧不得。且吾闻之曰:‘敬贤于请。’孺子勉之乎!”君
子曰:“善处父子之间矣。”
太子遂行,狐突御戎,先友为右,衣偏衣而佩金玦。出而告先友曰:“君与
我此,何也?”先友曰:“中分而金玦之权,在此行也。孺子勉之乎!”狐突叹
曰:“以厖衣纯,而玦之以金铣者,寒之甚矣,胡可恃也?虽勉之,狄可尽乎?”
先友曰:“衣躬之偏,握兵之要,在此行也,勉之而已矣。偏躬无慝,兵要远灾,
亲以无灾,又何患焉?”至于稷桑,狄人出逆,申生欲战。狐突谏曰:“不可。
突闻之:国君好艾,大夫殆;好内,適子殆,社稷危。若惠于父而远于死,惠于
众而利社稷,其可以图之乎?况其危身于狄以起谗于内也?”申生曰:“不可。
君之使我,非欢也,抑欲测吾心也。是故赐我奇服,而告我权。又有甘言焉。言
之大甘,其中必苦。谮在中矣,君故生心。虽蝎谮,焉避之?不若战也。不战而
反,我罪滋厚;我战死,犹有令名焉。”果败狄于稷桑而反。谗言益起,狐突杜
门不出。君子曰:“善深谋也。”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国语 卷八 晋语二
·下一篇文章:国语 卷六 齐语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gxjd/13813165317CA7F474F4A4879753DBG.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