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国语 卷五 鲁语下

国语 卷五 鲁语下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佚名


公父文伯之母如季氏,康子在其朝,与之言,弗应,从之及寝门,弗应而入。
康子辞于朝而入见,曰:“肥也不得闻命,无乃罪乎?”曰:“子弗闻乎?天子
及诸侯合民事于外朝,合神事于内朝;自卿以下,合官职于外朝,合家事于内朝;
寝门之内,妇人治其业焉。上下同之。夫外朝,子将业君之官职焉;内朝,子将
庀季氏之政焉,皆非吾所敢言也。”
公父文伯退朝,朝其母,其母方绩。文伯曰:“以歜之家而主犹绩,惧忏
季孙之怒也。其以歜为不能事主乎!”
其母叹曰:“鲁其亡乎!使僮子备官而未之闻耶?居,吾语女。昔圣王之处
民也,择瘠土而处之,劳其民而用之,故长王天下。夫民劳则思,思则善心生;
逸则淫,淫则忘善,忘善则恶心生。沃土之民不材,逸也;瘠土之民莫不向义,
劳也。是故天子大采朝日,与三公、九卿祖识地德;日中考政,与百官之政事,
师尹维旅、牧、相宣序民事;少采夕月,与大史、司载纠虔天刑;日入监九御,
使洁奉禘、郊之粢盛,而后即安。诸侯朝修天子之业命,昼考其国职,夕省其典
刑,夜儆百工,使无慆淫,而后即安。卿大夫朝考其职,昼讲其庶政,夕序其
业,夜庀其家事,而后即安。士朝受业,昼而讲贯,夕而习复,夜而计过无憾,
而后即安。自庶人以下,明而动,晦而休,无日以怠。
“王后亲织玄紞,公侯之夫人加之以纮、綖,卿之内子为大带,命妇成祭
服,列士之妻加之以朝服,自庶士以下,皆衣其夫。社而赋事,蒸而献功,男女
效绩,愆则有辟,古之制也。君子劳心,小人劳力,先王之训也。自上以下,谁
敢淫心舍力?今我,寡也,尔又在下位,朝夕处事,犹恐忘先人之业。况有怠
惰,其何以避辟!吾冀而朝夕修我曰:‘必无废先人。’尔今曰:‘胡不自安。’
以是承君之官,余惧穆伯之绝嗣也。”仲尼闻之曰:“弟子志之,季氏之妇不淫
矣。”
公父文伯之母,季康子之从祖叔母也。康子往焉,<门为>门与之言,皆不逾
阈。祭悼子,康子与焉,酢不受,彻俎不宴,宗不具不绎,绎不尽饫则退。仲尼
闻之,以为别于男女之礼矣。
公父文伯之母欲室文伯,飨其宗老,而为赋《绿衣》之三章。老请守龟卜室
之族。师亥闻之曰:“善哉!男女之飨,不及宗臣;宗室之谋,不过宗人。谋而
不犯,微而昭矣。诗所以合意,歌所以咏诗也。今诗以合室,歌以咏之,度于法
矣。”
公父文伯卒,其母戒其妾曰:“吾闻之:好内,女死之;好外,士死之。今
吾子夭死,吾恶其以好内闻也。二三妇之辱共先者祀,请无瘠色,无洵涕,无
搯膺,无忧容,有降服,无加服。从礼而静,是昭吾子也。”仲尼闻之曰:
“女知莫若妇,男知莫若夫。公父氏之妇智也夫!欲明其子之令德。”
公父文伯之母朝哭穆伯,而暮哭文伯。仲尼闻之曰:“季氏之妇可谓知礼矣。
爱而无私,上下有章。”
吴伐越,堕会稽,获骨焉,节专车。吴子使来好聘,且问之仲尼,曰:“无
以吾命。”宾发币于大夫,及仲尼,仲尼爵之。既彻俎而宴,客执骨而问曰:
“敢问骨何为大?”仲尼曰:“丘问之:昔禹致群神于会稽之山,防风氏后至,
禹杀而戮之,其骨节专车。此为大矣。”客曰:“敢问谁守为神?”仲尼曰:
“山川之灵,足以纪纲天下者,其守为神;社稷之守者,为公侯。皆属于王者。”
客曰:“防风何守也?”仲尼曰:“汪芒氏之君也,守封、嵎之山者也,为漆姓。
在虞、夏、商为汪芒氏,于周为长狄,今为大人。”客曰:“人长之极几何?”
仲尼曰:“僬侥氏长三尺,短之至也。长者不过十之,数之极也。”
仲尼在陈,有隼集于陈侯之庭而死,楛矢贯之,石砮其长尺有咫。陈惠公
使人以隼如仲尼之馆问之。仲尼曰:“隼之来也远矣!此肃慎氏之矢也。昔武王
克商,通道于九夷、百蛮,使各以其方贿来贡,使无忘职业。于是肃慎氏贡楛
矢、石砮,其长尺有咫。先王欲昭其令德之致远也,以示后人,使永监焉,故铭
其括曰‘肃慎氏之贡矢’,以分大姬,配虞胡公而封诸陈。古者,分同姓以珍玉,
展亲也;分异姓以远方之职贡,使无忘服也。故分陈以肃慎氏之贡。君若使有司
求诸故府,其可得也。”使求,得之金椟,如之。
齐闾丘来盟,子服景伯戒宰人曰:“陷而入于恭。”闵马父笑,景伯问之,
对曰:“笑吾子之在也。昔正考父校商之名颂十二篇於周太师,以那为首,其辑
之乱曰:‘自古在昔,先民有作。温恭朝夕,执事有恪。’先圣王之传恭,犹不
敢专,称曰‘自古’古曰‘在昔’,昔曰‘先民’。今吾子之戒吏人曰‘陷而入
於恭’,其满之甚也。周恭王能庇昭、穆之阙而为‘恭’,楚恭王能知其过而为
‘恭’。今吾子之教官僚曰‘陷而后恭’,道将何为?”
季康子欲以田赋,使冉有访诸仲尼。仲尼不对,私于冉有曰:“求来!女不
闻乎?先王制土,籍田以力,而砥其远迩;赋里以入,而量其有无;任力以夫,
而议其老幼。于是乎有鳏、寡、孤、疾,有军旅之出则征之,无则已。其岁,收
田一井,出稯禾、秉刍、缶米,不是过也。先王以为足。若子季孙欲其法也,
则有周公之籍矣;若欲犯法,则苟而赋,又何访焉!”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国语 卷六 齐语
·下一篇文章:国语 卷四 鲁语上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gxjd/1381316565382AB5ADDH7E480BIDHIK.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