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国语 卷三 周语下

国语 卷三 周语下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佚名


景王二十一年,将铸大钱。单穆公曰:“不可。古者,天灾降戾,于是乎量
资币,权轻重,以振救民,民患轻,则为作重币以行之,于是乎有母权子而行,
民皆得焉。若不堪重,则多作轻而行之,亦不废重,于是乎有子权母而行,小大
利之。
“今王废轻而作重,民失其资,能无匮乎?若匮,王用将有所乏,乏则将厚
取于民。民不给,将有远志,是离民也。且夫备有未至而设之,有至后救之,是
不相入也,可先而不备,谓之怠;可后而先之,谓之召灾。周固羸国也,天未厌
祸焉,而又离民以佐灾,无乃不可乎?将民之与处而离之,将灾是备御而召之,
则何以经国?国无经,何以出令?令之不从,上之患也,故圣人树德于民以除之。
“《夏书》有之曰:‘关石、和钧,王府则有。’《诗》亦有之曰:“瞻彼
旱麓,榛楛济济。恺悌君子,干禄恺悌。’夫旱麓之榛楛殖,故君子得以易
乐干禄焉。若夫山林匮竭,林麓散亡,薮泽肆既,民力凋尽,田畴荒芜,资用乏
匮,君子将险哀之不暇,而何易乐之有焉?
“且绝民用以实王府,犹塞川原而为潢污也,其竭也无日矣。若民离而财匮,
灾至而备亡,王其若之何?吾周官之于灾备也,其所怠弃者多矣,而又夺之资,
以益其灾,是去其藏而翳其人也。王其图之!”
王弗听,卒铸大钱。
二十三年,王将铸无射,而为之大林。单穆公曰:“不可。作重币以绝民资,
又铸大锺以鲜其继。若积聚既丧,又鲜其继,生何以殖?且夫锺不过以动声,若
无射有林,耳弗及也。夫锺声以为耳也,耳所不及,非锺声也。犹目所不见,不
可以为目也。夫目之察度也,不过步武尺寸之间;其察色也,不过墨丈寻常之间。
耳之察和也,在清浊之间;其察清浊也,不过一人之所胜。是故先王之制锺也,
大不出钧,重不过石。律度量衡于是乎生,小大器用于是乎出,故圣人慎之。今
王作锺也,听之弗及,比之不度,锺声不可以知和,制度不可以出节,无益于乐,
而鲜民财,将焉用之!
“夫乐不过以听耳,而美不过以观目。若听乐而震,观美而眩,患莫甚焉。
夫耳目,心之枢机也,故必听和而视正。听和则聪,视正则明。聪则言听,明则
德昭,听言昭德,则能思虑纯固。以言德于民,民歆而德之,则归心焉。上得民
心,以殖义方,是以作无不济,求无不获,然则能乐。夫耳内和声,而口出美言,
以为宪令,而布诸民,正之以度量,民以心力,从之不倦。成事不贰,乐之至也。
口内味而耳内声,声味生气。气在口为言,在目为明。言以信名,明以时动。名
以成政,动以殖生。政成生殖,乐之至也。若视听不和,而有震眩,则味入不精,
不精则气佚,气佚则不和。于是乎有狂悖之言,有眩惑之明,有转易之名,有过
慝之度。出令不信,刑政放纷,动不顺时,民无据依,不知所力,各有离心。上
失其民,作则不济,求则不获,其何以能乐?三年之中,而有离民之器二焉,国
其危哉!”
王弗听,问之伶州鸠,对曰:“臣之守官弗及也。臣闻之,琴瑟尚宫,锺尚
羽,石尚角,匏竹利制,大不逾宫,细不过羽。夫宫,音之主也。第以及羽,圣
人保乐而爱财,财以备器,乐以殖财。故乐器重者从细,轻者从大。是以金尚羽,
石尚角,瓦丝尚宫,匏竹尚议,革木一声。
“夫政象乐,乐从和,和从平。声以和乐,律以平声。金石以动之,丝竹以
行之,诗以道之,歌以咏之,匏以宣之,瓦以赞之,革木以节之,物得其常曰乐
极,极之所集曰声,声应相保曰和,细大不逾曰平。如是,而铸之金,磨之石,
系之丝木,越之匏竹,节之鼓而行之,以遂八风。于是乎气无滞阴,亦无散阳,
阴阳序次,风两时至,嘉生繁祉,人民和利,物备而乐成,上下不罢,故曰乐正。
今细过其主妨于正,用物过度妨于财,正害财匮妨于乐,细抑大陵,不容于耳,
非和也。听声越远,非平也。妨正匮财,声不和平,非宗官之所司也。
“夫有和平之声,则有蕃殖之财。于是乎道之以中德,咏之以中音,德音不
愆,以合神人,神是以宁,民是以听。若夫匮财用,罢民力,以逞淫心,听之不
和,比之不度,无益于教,而离民怒神,非臣之所闻也。”
王不听,卒铸大锺。二十四年,锺成,伶人告和。王谓伶州鸠曰:“锺果和
矣。”对曰:“未可知也。”王曰:“何故?”对曰:“上作器,民备乐之,则
为和。今财亡民罢,莫不怨恨,臣不知其和也。且民所曹好,鲜其不济也。其所
曹恶,鲜其不废也。故谚曰:‘众心成城,众口铄金。’三年之中,而害金再兴
焉,惧一之废也。”王曰:“尔老耄矣!何知?”二十五年,王崩,锺不和。
王将铸无射,问律于伶州鸠。对曰:“律所以立均出度也。古之神瞽考中声
而量之以制,度律均锺,百官轨仪,纪之以三,平之以六,成于十二,天之道也,
夫六,中之色也,故名之曰黄锺,所以宣养六气、九德也。由是第之:二曰太蔟,
所以金奏赞阳出滞也。三曰姑洗,所以修洁百物,考神纳宾也。四曰蕤宾,所以
安靖神人,献酬交酢也。五曰夷则,所以咏歌九则,平民无贰也。六曰无射,所
以宣布哲人之令德,示民轨仪也。为之六间,以扬沈伏,而黜散越也。元间大吕,
助宣物也。二间夹锺,出四隙之细也。三间仲吕,宣中气也。四间林锺,和展百
事,俾莫不任肃纯恪也。五间南吕,赞阳秀也。六间应锺,均利器用,俾应复也。
“律吕不易,无奸物也。细钧有锺无镈,昭其大也。大钧有镈无锺,甚大无
镈,鸣其细也。大昭小鸣,和之道也。和平则久,久固则纯,纯明则终,终复则
乐,所以成政也,故先王贵之。”
王曰:“七律者何?”对曰:“昔武王伐殷,岁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
木之津,辰在斗柄,星在天鼋。星与日辰之位,皆在北维。颛顼之所建也,帝喾
受之。我姬氏出自天鼋,及析木者,有建星及牵牛焉,则我皇妣大姜之侄陵之后,
逄公之所凭神也。岁之所在,则我有周之分野也,月之所在,辰马农祥也。我太
祖后稷之所经纬也,王欲合是五位三所而用之。自鹑及驷七列也。南北之揆七同
也,凡人神以数合之,以声昭之。数合声和,然后可同也。故以七同其数,而以
律和其声,于是乎有七律。
“王以二月癸亥夜陈,未毕而雨。以夷则之上宫毕,当辰。辰在戌上,故长
夷则之上宫,名之曰羽,所以藩屏民则也。王以黄锺之下宫,布戎于牧之野,故
谓之厉,所以厉六师也。以太蔟之下宫,布令于商,昭显文德,底纣之多罪,故
谓之宣,所以宣三王之德也。反及嬴内,以无射之上宫,布宪施舍于百姓,故谓
之嬴乱,所以优柔容民也。”
景王既杀下门子。宾孟適郊,见雄鸡自断其尾,问之,侍者曰:“惮其犠也。”
遽归告王,曰:“吾见雄鸡自断其尾,而人曰‘惮其犠也’,吾以为信畜矣。人
犠实难,己犠何害?抑其恶为人用也乎,则可也。人异于是。犠者,实用人也。”
王弗应,田于巩,使公卿皆从,将杀单子,未克而崩。
敬王十年,刘文公与苌弘欲城周,为之告晋。魏献子为政,说苌弘而与之。
将合诸侯。
卫彪傒適周,闻之,见单穆公曰:“苌、刘其不殁乎?周诗有之曰:‘天之
所支,不可坏也。其所坏,亦不可支也。’昔武王克殷,而作此诗也,以为饫歌,
名之曰‘支’,以遗后之人,使永监焉。夫礼之立成者为饫,昭明大节而已,少
典与焉。是以为之日惕,其欲教民戒也。然则夫‘支’之所道者,必尽知天地之
为也。不然,不足以遗后之人。今苌、刘欲支天之所坏,不亦难乎?自幽王而天
夺之明,使迷乱弃德,而即慆淫,以亡其百姓,其坏之也久矣。而又将补之,
殆不可矣!水火之所犯,犹不可救,而况天乎?谚曰:‘从善如登,从恶如崩。’
昔孔甲乱夏,四世而陨;玄王勤商,十有四世而兴。帝甲乱之,七世而陨。后稷
勤周,十有五世而兴,幽王乱之,十有四世矣。守府之谓多,胡可兴也?夫周,
高山、广川、大薮也,故能生是良材,而幽王荡以为魁陵、粪土、沟渎,其有悛
乎?”
单子曰:“其咎孰多?”曰:“苌叔必速及,将天以道补者也。夫天道导可
而省否?苌叔反是,以诳刘子,必有三殃:违天,一也;反道,二也;诳人,三
也。周若无咎,苌弘必为戮。虽晋魏子亦将及焉。若得天福,其当身乎?若刘氏,
则必子孙实有祸。夫子而弃常法,以从其私欲,用巧变以崇天灾,勤百姓以为己
名,其殃大矣。”
是岁也,魏献子合诸侯之大夫于狄泉,遂田于大陆,焚而死。及范、中行之
难,苌弘与之,晋人以为讨,二十八年,杀苌弘。及定王,刘氏亡。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国语 卷四 鲁语上
·下一篇文章:国语 卷二 周语中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gxjd/13813165850A1EE9CDICIDFAHK73BF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