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国语 卷十二 晋语六

国语 卷十二 晋语六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佚名


栾武子曰:“昔韩之役,惠公不复舍;邲之役,三军不振旅;箕之役,先
轸不复命:晋国固有大耻三。今我任晋国之政,不毁晋耻,又以违蛮、夷重之,
虽有后患,非吾所知也。”
范文子曰:“择福莫若重,择祸莫若轻,福无所用轻,祸无所用重,晋国故
有大耻,与其君臣不相听以为诸侯笑也,盍姑以违蛮、夷为耻乎。”
栾武子不听,遂与荆人战于鄢陵,大胜之。于是乎君伐智而多力,怠教而重
敛,大其私暱,杀三郤而尸诸朝,纳其室以分妇人,于是乎国人不蠲,遂弑诸
翼,葬于翼东门之外,以车一乘。厉公之所以死者,唯无德而功烈多,服者众也。
鄢之役,荆压晋军,军吏患之,将谋。范匄自公族趋过之,曰:“夷灶堙井,
非退而何?”范文子执戈逐之,曰:“国之存亡,天命也,童子何知焉?且不及
而言,奸也,必为戮。”苗贲皇曰:“善逃难哉!”既退荆师于鄢,将穀,范文
子立于戎马之前,曰:“君幼弱,诸臣不佞,吾何福以及此!吾闻之,‘天道无
亲,唯德是授。’吾庸知天之不授晋且以劝楚乎,君与二三臣其戒之!夫德,福
之基也,无德而福隆,犹无基而厚墉也,其坏也无日矣。”
反自鄢,范文子谓其宗、祝曰:“君骄泰而有烈,夫以德胜者犹惧失之,而
况骄泰乎?君多私,今以胜归,私必昭。昭私,难必作,吾恐及焉。凡吾宗、祝,
为我祈死,先难为免。”七年夏,范文子卒。冬,难作,始于三郤,卒于公。
既战,获王子发钩。栾书谓王子发钩曰:“子告君曰:‘郤至使人劝王战,
及齐、鲁之未至也。且夫战也,微郤至王必不免。’吾归子。”发钩告君,君告
栾书,栾书曰:“臣固闻之,郤至欲为难,使苦成叔缓齐、鲁之师,己劝君战,
战败,将纳孙周,事不成,故免楚王。然战而擅舍国君,而受其问,不亦大罪乎?
且今君若使之于周,必见孙周。”君曰:“诺。”栾书使人谓孙周曰:“郤至将
往,必见之!”郤至聘于周,公使觇之,见孙周。是故使胥之昧与夷羊五剌郤至、
苦成叔及郤锜,郤锜谓郤至曰:“君不道于我,我欲以吾宗与吾党夹而攻之,虽
死必败,君必危,其可乎?”郤至曰:“不可。至闻之,武人不乱,智人不诈,
仁人不党。夫利君之富,富以聚党,利党以危君,君之杀我也后矣。且众何罪,
钧之死也,不若听君之命。”是故皆自杀。既刺三郤,栾书弑厉公,乃纳孙周而
立之,实为悼公。
长鱼矫既杀三郤,及胁栾、中行而言于公曰:“不杀此二子者,忧必及君。”
公曰:“一旦而尸三卿,不可益也。”对曰:“臣闻之,乱在内为宄,在外为奸,
御宄以德,御奸以刑。今治政而内乱,不可谓德。除鲠而避强,不可谓刑。德刑
不立,奸宄并至,臣脆弱,不能忍俟也。”乃奔狄。三月,厉公弑。
栾武子、中行献子围公于匠丽氏,乃召韩献子,献子辞曰:“弑君以求威,
非吾所能为也。威行为不仁,事废为不智,享一利亦得一恶,非所务也。昔者吾
畜于赵氏,赵孟姬之谗,吾能违兵。人有言曰:‘杀老牛莫之敢尸。’而况君乎?
二三子不能事君,安用厥也!”中行偃欲伐之,栾书曰:“不可。其身果而辞顺。
顺无不行,果无不彻,犯顺不祥,伐果不克,夫以果戾顺行,民不犯也,吾虽欲
攻之,其能乎!”乃止。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国语 卷十三 晋语七
·下一篇文章:国语 卷十一 晋语五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gxjd/1381315231418IIEAKDKEA4146BF68J.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