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新语 上卷

世说新语 上卷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刘义庆

10何宴注老子未毕,见王弼自说注老子旨,何意多所短,不复得作声,但应诺诺,遂 不复注,因作道德论。 11中朝时,有怀道之流,有诣王夷甫咨疑者。值王昨已语多,小极,不复相酬答,乃 谓客曰:「身今少恶,裴逸民亦近在此,君可往问。」 12裴成公作崇有论,时人攻难之,莫能折,唯王夷甫来,如小屈。时人即以王理难 裴,理还复申。 13诸葛宏年少不肯学问,始与王夷甫谈,便已超诣。王叹曰:「卿天才卓出,若复小 加研寻,一无所愧。」宏后看庄、老,更与王语,便足相抗衡。 14卫□(王介)总角时,问乐令「梦」,乐云「是想。」卫曰:「形神所不接而梦, 岂是想邪?」乐云:「因也。未尝梦乘车入鼠穴、捣齑啖铁杵,皆无想无因故也。」卫思 「因」,经日不得,遂成病。乐闻,故命驾为剖析之,卫即小差。乐叹曰:「此儿胸中当必 无膏肓之疾!」 15庾子嵩读庄子,开卷一尺便放去,曰:「了不异人意。」 16客问乐令「旨不至」者,乐亦不复剖析文句,直以麈尾柄确几曰;「至不?」客 曰:「至。」乐因又举麈尾曰;「若至者,那得去?」于是客乃悟服。乐辞约而旨达,皆此 类。 17初,注庄子者数十家,莫能究其旨要。向秀于旧注外为解义,妙析奇致,大畅玄 风,唯秋水、至乐二篇未竟而秀卒。秀子幼,义遂零落,然犹有别本。郭象者,为人薄行, 有俊才,见秀义不传于世,遂窃为己注,乃自注秋水、至乐二篇,又易马蹄一篇,其余众 篇,或定点文句而已。后秀义别本出,故今有向、郭二庄,其义一也。 18阮宣子有令闻。太尉王夷甫见而问曰:「老庄与圣教同异?」对曰:「将无同?」 太尉善其言,辟之为掾。世谓「三语掾」。卫□(王介)嘲之曰:「一言可辟,何假于 三!」宣子曰:「苟是天下人望,亦可无言而辟,复何假于一!」遂相与为友。 19裴散骑娶王太尉女,婚后三日,诸婿大会,当时名士、王、裴子弟悉集。郭子玄在 坐,挑与裴谈。子玄才甚丰赡,始数交,未快;郭陈张甚盛,裴徐理前语,理致甚微,四坐 咨嗟称快,王亦以为奇,谓语诸人曰:「君辈勿为尔,将受困寡人女婿。」 20卫□(王介)始度江,见王大将军,因夜坐,大将军命谢幼舆。□(王介)见谢, 甚说之,都不复顾王,遂达旦微言,王永夕不得豫。□(王介)体素羸,恒为母所禁。尔昔 忽极,于此病笃,遂不起。 21旧云,王丞相过江左,止道声无哀乐、养生、言尽意,三理而已,然宛转关 生,无所不入。 22殷中军为庾公长史,下都,王丞相为之集,桓公、王长史、王蓝田、谢镇西并在。 丞相自起解帐带麈尾,语殷曰:「身今日当与君共谈析理。」既共清言,遂达三更。丞相与 殷共相往反,其余诸贤略无所关。既彼我相尽,丞相乃叹曰:「向来语,乃竟未知理源所 归。至于辞喻不相负,正始之音,正当尔耳。」明旦,桓宣武语人曰:「昨夜听殷、王清 言,甚佳,仁祖亦不寂寞,我亦时复造心;顾看两王掾,辄□(羽妾)如生母狗馨。」 23殷中军见佛经,云:「理亦应在阿堵上。」 24谢安年少时,请阮光禄道白马论,为论以示谢。于时谢不即解阮语,重相咨尽。阮 乃叹曰:「非但能言人不可得,正索解人亦不可得!」 25褚季野语孙安国云:「北人学问,渊综广博。」孙答曰:「南人学问,清通简 要。」支道林闻之,曰:「圣贤故所忘言。自中人以还,北人看书,如显处视月,南人学 问,如牖中窥日。」 26刘真长与殷渊源谈,刘理如小屈,殷曰:「恶,卿不欲作将善云梯仰攻。」 27殷中军云:「康伯未得我牙后慧。」 28谢镇西少时,闻殷浩能清言,故往造之。殷未过有所通,为谢标榜诸义,作数百 语,既有佳致,兼辞条丰蔚,甚足以动心骇听。谢注神倾意,不觉流汗交面。殷徐语左右: 「取手巾与谢郎拭面。」 29宣武集诸名胜讲易,日说一卦。简文欲听,闻此便还,曰:「义自当有难易,其以 一卦为限邪?」30有北来道人好才理,与林公相遇于瓦官寺,讲小品。于时竺法深、孙兴 公悉共听。此道人语,屡设疑难,林公辩答清析,辞气俱爽。此道人每辄摧屈。孙问深公: 「上人当是逆风家,向来何以都不言?」深公笑而不答。林公曰:「白旃檀非不馥,焉能逆 风?」深公得此义,夷然不屑。 31孙安国往殷中军许共论,往反精苦,客主无间。左右进食,冷而复暖者数四。彼我 奋掷麈尾,悉脱落,满餐饭中。宾主遂至莫忘食。殷乃语孙曰:「卿莫作强口马,我当穿卿 鼻!」孙曰:「卿不见决牛鼻,人当穿卿颊!」32庄子逍遥篇,旧是难处,诸名贤所可钻 味,而不能拔理于郭、向之外。支道林在白马寺中,将冯太常共语,因及逍遥。支卓然标新 理于二家之表,立异义于众贤之外,皆是诸名贤寻味之所不得。后遂用支理。 33殷中军尝至刘尹所清言。良久,殷理小屈,游辞不已,刘亦不复答。殷去后,乃 云:「田舍儿,强学人作尔馨语!」 34殷中军虽思虑通长,然于才性偏精。忽言及四本,便若汤池铁城,无可攻之势。 35支道林造即色论,论成,示王中郎,中郎都无言。支曰:「默而识之乎?」王曰: 「既无文殊,谁能见赏?」 36王逸少作会稽,初至,支道林在焉。孙兴公谓王曰:「支道林拔新领异,胸怀所及 乃自佳,卿欲见不?」王本自有一往隽气,殊自轻之。后孙与支共载往王许,王都领域,不 与交言。须臾支退。后正值王当行,车已在门,支语王曰:「君未可去,贫道与君小语。」 因论庄子逍遥游。支作数千言,才藻新奇,花烂映发。王遂披襟解带,留连不能已。 37三乘佛家滞义,支道林分判,使三乘炳然。诸人在下坐听,皆云可通。支下坐,自 共说,正当得两,入三便乱。今义弟子虽传,犹不尽得。 38许掾年少时,人以比王苟子,许大不平。时诸人士及林法师并在会稽西寺讲,王亦 在焉。许意甚忿,便往西寺与王论理,共绝优劣,苦相折挫,王遂大屈。许复执王理,王执 许理,更相覆疏,王复屈。许谓支法师曰:「弟子向语何似?」支从容曰:「君语佳则佳 矣,何至相苦邪?岂是求理中之谈哉?」 39林道人诣谢公,东阳时始总角,新病起,体未堪劳。与林公讲论,遂至相苦。母王 夫人在壁后听之,再遣信令还,而太傅留之。王夫人因自出,云:「新妇少遭家难,一生所 寄,唯在此儿。」因流涕抱儿以归。谢公语同坐曰:「家嫂辞情慷慨,致可传述,恨不使朝 士见!」 40支道林、许掾诸人共在会稽王斋头。支为法师,许为都讲。支通一义,四坐莫不厌 心。许送一难,众人莫不□(扌卞)舞。但共嗟咏二家之美,不辩其理之所在。 41谢车骑在安西艰中,林道人往就语,将夕乃退。有人道上见者,问云:「公何处 来?」答云:「今日与谢孝剧谈一出来。」 42支道林初从东出,住东安寺中。王长史宿构精理,并撰其才藻,往与支语,不大当 对。王叙致数百语,自谓是名理奇藻。支徐徐谓曰:「身与君别多年,君义言了不长进。」 王大惭而退。 43殷中军读小品,下二百签,皆是精微,世之幽滞。尝欲与支道林辩之,竟不得。今 小品犹存。 44佛经以为祛练神明,则圣人可致。简文云:「不知便可登峰造极不?然陶练之功, 尚不可诬。」 45于法开始与支公争名,后精渐归支,意甚不忿,遂遁迹剡下。遣弟子出都,语使过 会稽。于时支公正讲小品。开戒弟子:「道林讲,比汝至,当在某品中。」因示语攻难数十 番,云:「旧此中不可复通。」弟子如言诣支公。正值讲,因谨述开意,往反

|<< << < 1 2 3 4 5 6 7 8 > >> >>|


·上一篇文章:世说新语 中卷
·下一篇文章:无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gxjd/138131913393JE495FD5HF967758JDE.htm


相关内容

·世说新语 中卷

刘义庆

 

·世说新语 下卷

刘义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