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中国爸质疑美国幼儿教育

中国爸质疑美国幼儿教育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佚名

  其实,成人对童年的入侵,已经是个世界范围的现象,正在引起全球教育学家、心理学家、和家长的警觉。

  不久前,一位美国母亲在网上发飙:“我上幼儿园的女儿每天拿回来快一个小时的家庭作业!她还不会读,怎么写?怎么可能回答卷子上那些问题?她的作业自然成了当妈的作业。我每天下班五点才回家,孩子也是差不多那时候回来。要先要忙着作饭。等晚饭吃完,就要给孩子的学校忙一个小时家庭作业。而且,我一管她,更小的孩子谁来管呢?这实在太不公平了!”网友们纷纷回应:“老师总说是十五分钟的作业。可是,孩子本来精神就能不集中,作业又那么难,怎么也要一个小时。”“你要大胆地和老师论理。这不仅是替你自己说话,也是替别的家长说话。”

  这是美国幼儿园大战的一角。在最近二十年,美国的幼儿园里发生了一场静悄悄的革命。本来,幼儿园只是个孩子们玩耍的地方,没有任何书本的因素。但不知不觉中,幼儿园不仅教读书、写字、算术,甚至还有颇为系统的课程要求,老师要照本宣科地跟着教学大纲走,孩子们则每天带回家一堆家庭作业,要按时完成,家长检查、签字等等。总之,如今的幼儿园,越来越象是小学的低年级。

  这种幼儿园小学化,和高中大学化一样,是美国教育的一个大趋势。以高中而论,学生毕业时往往已经通过了许多“高级课程考试”。这种高级课程,是大学入门课的水平,通过了这个考试就可以在大部分大学免掉相关课程的学分。《新闻周刊》的全美高中排名,甚至以各校提供的“高级课程”的数量为基准。以教育上最为领先的麻萨诸塞州为例。本来该州最好的公立学校是波士顿拉丁。这是美国第一所高中,培养了四位哈佛校长,进去要考试。但是,1992年,麻萨诸塞州议会决定建立“麻萨诸塞数学与科学学院”(Massachusetts Academy of Math and Science),通过考试招收全州最优秀的学生来读高中最后的两年。这所学院,说是半个高中(正常高中是四年),实际则设在伍斯特理工学院(Worcester Polytechnic Institute)校园内。学生第一年上精英级的高中课,第二年则在伍斯特理工学院象普通本科生一样选课。因为伍斯特理工学院在美国算是所科技名校,学分绝大部分大学都承认,麻萨诸塞数学与科学学院的高中毕业生,实际上也就都是该上大二的学生了。该校在各种成绩上,也大有超越波士顿拉丁之势。

  应该说,高中大学化,对一部分聪明的学生而言还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幼儿园小学化则产生了大量的副作用。2009年美国的“儿童联盟”发表一份报告,题目是《幼儿园的危机: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在学校需要玩耍》,警告幼儿园小学化正在全面摧毁孩子的身心健康和学业的发展,必须紧急煞车。

  报告提出的事实是清清楚楚的:全日制幼儿园的孩子每天花在阅读、算数、准备考试和应试上的时间,高达两三个小时,而自由活动的时间则仅有三十分钟。学业的压力,使孩子变得越来越愤怒、越来越有侵犯性,行为问题日益加重。幼儿园小学化毫无必要地加速了孩子的学业,造成了“孩子老得快”(KGOY: Kids Getting Older Younger)的现象。调查表明,那些从幼儿园就开始读书的孩子,学业确实起步早,比其他孩子领先。但是,这种领先到四年级时就消失了。在那些“问题孩子”(at-risk kids)中,早读书反而带来了严重的问题。早读书使这些孩子的智商在初期有所提高,但到十五岁时,他们的学业急速下降,还不如那些晚读书的。

  这种“死读书、读到死”(drill and kill)的恶果是国际性的。德国在七十年代进行了教育改革,把幼儿园从以玩为主转化成以学为主。后来有学者对五十名在以玩为核心的幼儿园长大的孩子和另外五十名在以学为核心的幼儿园长大的孩子进行了对比,发现在以玩为中心的幼儿园中长大的孩子,在阅读、数学等方面明显比在以学为中心长大的孩子要好,而且在感情发育、社会能力上更健康,在创造力、口头表达能力、和勤奋上,也具有明显的优势。面对这样具体的证据,德国的幼儿园又改回到以玩为中心去了。芬兰的幼儿园一直坚持让孩子玩,没有小学的内容。另外,芬兰的孩子七岁才上小学,比美国的孩子晚一年。但是,芬兰十五岁的孩子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进行的“国际学生估测”中,一直在西方国家中排名第一。

  为什么在幼儿园读书会毁了孩子?理解这一问题,这就必须回顾一下幼儿园的历史。幼儿园是德意志教育家福禄培尔于1840年前后创立。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教育革命。在工业革命以前的欧洲,孩子七岁前一般不上学,上学则无非是满堂灌的大课和背诵经典,和中国式的死记硬背非常接近。后来卢梭写了《爱弥尔》,主张孩子要抛开课堂,到大自然中让自己的手脚和眼睛当第一位老师,从直接的经验中学习。这在哲学上为现代教育奠定了基本的原则。接着,瑞士教育家裴斯泰洛齐把卢梭式的哲学贯穿到教育实践中,创立了实体教学法。他提出孩子在接触一个概念前,必须先接触这个概念指涉的实物,通过直接和实物的接触获得知识。词语、阅读当然都属于概念的范畴,属于成人世界。实物则属于孩子的世界。教育要以孩子为中心,就必须从实物开始。福禄培尔作为裴斯泰洛齐的追随者,把其实体教学进一步深化,发明了“福禄培尔的礼物”,实际上是一系列作手工和游戏的材料,积木是其中的核心。这样,他把裴斯泰洛齐的实物抽象化为积木式的几何形体,孩子可以象科学家们用原子来解释万物一样,用积木等等基本元素构成自己的世界。

  这套教学的有效性,使幼儿园成为世界学前教育的主流。现代儿童心理学、教育学的研究不断证明,孩子在这种由成人引导和组织的游戏中能够最有效地学习。他们能够自己发明场景和故事,解决问题,磨练社会技能。他们知道自己要作什么,而且作起来很自觉、很努力。因为他们有内在的动力,从游戏中自然学会了如何成功地追求自己的目标。那些在这种复杂的游戏中长大的孩子,比起不太游戏的孩子来,有更好的社会能力、理解他人的能力、更丰富的想象力、和更高的语言能力。他们性情更温和,更有自制力。动物的研究也证明,游戏的动物比不游戏的动物有更大的大脑、更复杂的神经系统。

  以上这些,本是战后欧美幼教的主流理论。但是,在最近二、三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美国的教育实践渐渐偏离了这种理论。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全球竞争。冷战前的全球竞争是国家竞争,个人之间很难跨国较量。冷战后美国成为独霸,但因为全球化的国际人才流动,美国人再不可能躲在国界后面自己过日子了。在个人的层面上,美国人要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竞争,仿佛是大家都在申请一个工作。而移民[微博]特别是亚裔子弟的优异学术表现,使美国的家长坐立不安,生怕自己的孩子日后被别人挤掉。举例而言,2005年波士顿三十四所公立高中的第一名(即为师生选为毕业典礼代表学生致辞的人),有二十名是移民或者移民的孩子。有的十三岁来美国时一句英语不会。有一个还在等待遣返。最近还有一些研究,调查亚裔和拉美裔移民,发现第一代移民学术表现最好,第二代则稍弱,但到了第三代就明显下降,和美国主流社会的学生差不多了。也就是说,越是美国化,学术表现就越差。再据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McKinsey等权威机构的调查评估,在2006年三十个主要工业化国家十五岁的学生中,美国学生的数学水平排第二十五,科学排第二十四。在四十年前,美国在高中毕业率上还领先于世,如今在二十八个工业国家中排第十八。在1995年,美国的大学生比率还是世界并列第一,十年后跌到第十四。这样里里外外不如人,日后怎么生存?于是许多美国家长越来越迫切的要求让孩子早点起步。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数据显示英国社会高层长期由名校校友占据
·下一篇文章:美国加州通过校园性侵案处理准则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hwzc/14921185414KJ8JA9DAB72GDD1FG6D.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