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孩子社交弱,可能因为复制了你的语言

孩子社交弱,可能因为复制了你的语言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王丽芳

我们对孩子抱怨,不尊重,却忘记了,孩子一直在复制我们的语言,并拿去面对所有的朋友。而孩子的人际关系与性格的发展,就在于他用父母的语言去遇到哪样的同侪。

在光碟出租店内,我还完租借的光碟后,走到五岁七个月的女儿身边,弯下身子靠近她的耳边说:“不好意思,请打扰一下!”

那时她正在选光碟,很专心,没有回答我一句话。

我等了一段时间,开始觉得有点久了,女儿才停止了她的专注,转头问我:“妈妈,有什么事呢?”

我笑笑地告诉她:“宝贝,妈妈还完片了,今天没有要租片子,所以我们该走了,我们还要去别的地方。”

女儿听了点点头说:“请稍等一下,我还要看一下。”我点点头站直了身体,在旁边等待着。

说实话,那时候我有点赶时间,因为不知道会等多久,所以有点心烦意躁。我极力忍住想要催促孩子的话语,才正在衡量该如何做的时候,女儿走过来拉了我的手说:“妈妈,我好了!很抱歉,让你久等了。”

短短的一段话,熨平了我焦躁的心情,我默默牵起她的手,弯下身子在她的手臂上给她一个爱恋的亲吻。

我曾经在工作场合中见过形形色色的人,那些在媒体前有名声、有地位、形象良好、穿着合宜、侃侃而谈的人,私底下却是不同的样貌。我了解这样的形象可以为自己加很多分,也是大众所喜欢的感觉。然而,我更喜欢那种讲话率直,咬着槟榔、穿着拖鞋,每句话都不转弯的人。

我曾经在很需要讲话技巧的地方工作过,也如鱼得水,但是个性很大姐头的我宁可回来当自己,说话直率得罪人也比做表面功夫自在,因此,我说话很直率,没什么气质,甚至有非常多的语助词。

然而,对于我的孩子,我却用词很客气且文雅,对孩子的尊重超乎别人的想象。

我会在她身边小声地说:“不好意思,请打扰一下!”我也会在她等待之后,告诉她“抱歉,让你久等了!”我会在拿她的包包时先问:“请问,我可以打开你的包包看一下吗?”“你可以拒绝我,我会尊重你。”

老朋友看见了,常常笑我当妈妈之后没有了尊严,还有很多人不以为然地说:“一家人干嘛这么客气?感觉很生疏。”甚至我对老公也越来越努力地不用伤人的语气说话。

很多人质疑我,为何要有这样的转变?我想其中最大的原因莫过于对自己的不信任。

女儿还小的时候,我曾经带着4个孩子一起出游。一个大人带着4个三到六岁的孩子一起出游,对我来说真的有点吃力,加上台北市飙到三十八度的高温,更让我觉得吃不消。

我背着背包,带着孩子们走在台北市发烫的马路上,其中忘记把鞋子穿下车的小宝吃力地穿着爸爸超大的鞋子缓慢地走着。

六岁的小凯很生气地对小宝说:“走快一点,慢死了!等一下把你丢在这边不理你,我们要先走了。”

当时四岁的小宝很委屈地说:“我爸爸的鞋子很重,你不知道吗?”

小凯一脸不以为然,很不客气地大喊着:“哈哈哈,活该!谁叫你今天不穿鞋!”

小凯的回复挑起了我的怒火,我努力平顺地表达我的感受:“小凯,小宝也不是愿意这样的,她不知道天气这么热、地板这么烫,你可以不帮她想办法,但是说别人活该就是让人很不舒服。”

小凯满脸不高兴地反驳:“本来就是他活该,谁叫她不穿鞋。”

小宝把爸爸的鞋子拿给我保管,继续赤着脚在发烫的马路上走。我很不忍,回答小凯说:“那你敢脱鞋子走路吗?”

小凯回答:“我不敢。”

“那我可以骂你说,活该谁叫你都不脱鞋走路,连练习都不敢,是个胆小鬼吗?”

小凯想一想,勉强地说:“喔~好吧。”没有道歉,只有一句不甘情愿的“喔~好吧。”

过了没多久,孩子们兴奋地要去搭电动火车:“我要去玩火车!”“我之前有去坐过火车喔!超好玩的!”

小凯听到了,很大声地吼着朋友说:“不要讲火车,我没有坐过,讲到火车我就一肚子火!”

孩子们被他吼得吓一跳,吃惊地看着他,我假装不以为意地安抚其他孩子:“对呀!坐火车很好玩吧?”

孩子们笑了,小凯继续说:“不准给我说火车,再说我要生气了!”

我不慌不忙地说:“你生气是你自己的情绪问题,我也不喜欢你命令我们的口气,我们还是想讲我们去坐火车的回忆,如果你要生气,你可以选择在旁边处理你的情绪,可以不要跟我们一起玩,但是不能限制我们谈话的自由。”

这时候小凯又不甘情愿地回复:“喔~好吧。”

那一天,同样的事情不时地上演着。

当别的孩子拿出自己的零食吃,他会大声吼:“他凭什么可以吃这个?”当别的孩子跌倒,他会说:“活该,谁叫他......”甚至在一旁唱歌取笑。

陌生的孩子跟在他旁边玩溜滑梯会被骂:“臭大便!”

我背着一大堆东西,顶着高温,一边心系着4个孩子的安危,一边安抚着小凯所刺伤的孩子,甚至是陌生的孩子。

也是那一天,我才终于知道,我的个性根本没变得比较好,我还是那种容易被挑衅的语言刺到很想打人的大姐头。

后来我跟郭老师忏悔,我告诉他,或许我真的无法很真心地喜欢每个孩子,因为某些孩子还是会激到我想打人。

郭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你想想,孩子的语言是从哪里学来的?现在你终于可以了解,什么叫做‘被霸凌的语言’了吧?这些孩子容易被霸凌,而他们都拥有着被霸凌的语言;有些大人或孩子并不是自愿选择封闭,而是他们所学到的语汇用在同侪当中就一直碰壁。”

我慢慢回想身边的孩子,十岁的小义不管在学校还是补习班,他永远都是没有朋友的,不是抱怨这个朋友吵,就是抱怨那个朋友欺负人,孩子躲回了自己的空间内,宁可不跟人说句话。

而小义的妈妈更不避讳地在别人面前四处抱怨孩子孤僻、难搞,却忘记了孩子那什么都抱怨的习惯与语言,其实,都复制于她。也因为这样的语言复制,让孩子在人际关系中抱怨连连,也挫折连连,只好用孤僻来保护自己。

我们对孩子抱怨,不尊重,却忘记了,孩子一直在复制我们的语言,并拿去面对所有的朋友。而孩子的人际关系与性格的发展,就在于他用父母的语言去遇到哪样的同侪。

我们用抱怨与碎碎念的方式对待孩子,孩子也会用同样的语言去面对朋友;我们用指挥压迫的语言逼迫孩子,孩子也用同样的标准与态度去对待同学,而不同个性的朋友与同学所给的不同反应,塑造着孩子的人际关系方式与性格。

复制到爱骂人语言的孩子,遇到强势的同学会怎样?遇到弱势的朋友又会如何?

复制到爱取笑别人语言的孩子,遇到强势的朋友会怎样被对待?遇到弱势的朋友又会被如何对待?而这些人际关系的互动经验,又会塑造孩子怎样的人格?

后来我慢慢发现,很多男孩的父母很怕孩子变得“娘”,所以在孩子跌倒的时候大声取笑他,以为这样可以逼男孩子勇敢,却忘了,孩子也会用同样的语言与态度去取笑别的孩子。

很多人怕孩子不劳而获,所以当孩子要求一样东西的时候,不以为然地说“凭什么?”当孩子跌倒、打翻东西的时候,为了让他们记取教训,所以一脸嫌恶地说:“活该,谁叫你......”“你再这样,我要生气了!”

很多人喜欢干涉孩子的玩法与行为,孩子当下默默地忍受,可当大人不在的时候,孩子也会模仿大人,干涉朋友的玩法与行为,进而让朋友生厌。

孩子在家中模仿老师,孩子也在同侪中使用父母的语言面对朋友。

而这些语言,慢慢地就成为了孩子的语言,他们也会在朋友跌倒的时候大声唱歌取笑,在别人受挫的时候笑着说“活该”,话语中充满了命令与不屑。

夫妻之间的毒言毒语看起来很像打情骂俏,不懂的孩子却学会了对陌生人、朋友的嘲笑:“那个人好矮,好好笑!”“死矮子”“笨蛋”“活该”……

家人之间那些不客气的互相刺痛对方的话,孩子学会了,放在同侪身上,只是让他们在人际关系中处处碰壁,而或许连父母们都没意识到这样的情形。

这样的语言复制,在同侪之间大量使用,不是言语欺凌别人,就是被更有力量的孩子欺凌,或者因为被同侪的欺凌,而关闭了与人互动的那扇窗。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请用好的方式告诉孩子一个真实的故事
·下一篇文章:少年成长,宽度的追求更重要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zhfm/15328151149GJ5F07FC7G9C33G97CE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