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多元智能的理论基础是什么?

多元智能的理论基础是什么?


来源:学习力教育中心  作者:佚名

加德纳多元智能理论的主要依据是什么?加德纳在“提出一组似乎是普遍的、真正有用的智能名单时”(Gardner 1983/1993),有8 个方面的依据。正是基于这8 个方面的依据,加德纳形成了一个智能选择系统——确定某一种能力是否可以成为多元智能框架中的一种相对独立的智能的“智能选择依据系统”,“这样,任何一位受过训练的研究者都能确定某种智能是否符合合适的入选准则了”(Gardner l983/1993)。前述7 种相对独立的智能正是加德纳及其哈佛大学的同事们根据这样一个“智能选择依据系统”确定的,而且,他们依然据此确定个体身上是否还存在着前述7 种智能以外的智能。下面我们逐一分析加德纳智能选择系统的8个依据。

1、对大脑损伤病人的研究。加德纳曾经指出:“从大脑损伤会使特定能力被单独地摧毁这个意义上来说,某种特定能力相对于其它能力的相对独立性便可以清楚地表现出来了”(Gardner l983/1993)。事实确如加德纳所说,大脑生理学的研究表明,大脑皮层中有与多种不同智能相对应的专门的生理区域来负责不同的智能。如果大脑皮层的某一特定区域受到伤害的话,某种特定的智能就会消失,但这种特定能力的消失对其它的各种智能没有影响,也就是说,某种特定的智能消失了,其它各种智能还能够继续正常发挥其各种功能。例如,大脑皮层左前叶的布罗卡区受到伤害,个体就会发生语言智能方面的障碍,但个体的数理能力和运动能力等仍会有正常的表现。再如,右脑颞叶的特定区域受到伤害,个体就会发生音乐-节奏智能方面的障碍,唱歌、跳舞等能力就会缺乏或消失,而其它能力仍然正常。又如,大脑额叶的特定区域受到伤害,个体就会发生自我内省智能和人际交往智能方面的障碍,自我反省能力和人际交往能力就会缺乏或消失,而其它能力仍不受影响。由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个体身上确实存在着由特定大脑皮层主管的、相对独立的多种智能。

2、对特殊儿童的研究。一般来说,“神童”是在某一或某几个智能领域中有突出表现的个体,现实生活中所谓的“神童”经常是从小就表现出某种天分,例如数学、音乐或是绘画等超常能力。但在加德纳所列举的8 个方面的智能领域全都“早慧”的个体是难得见到的。同时,“在心智不健全而有专长的情况下,我们所见到的则是在其它领域中能力平庸或严重落后的背景下,某一特殊能力的超常现象。这些人的存在重又使我们得以观察到相对孤立甚至是特别孤立情况下的人类智能”(Gardner l983/1993)。确实,世界上存在着一定数量的“白痴奇才”,他们在某一方面有突出的表现,但在其它很多方面则根本低能或无能。例如有这样一位“白痴奇才”,他的心算速度可能比一般人用计算器还快,但他不仅生活难以自理,而且连话也不会说;再如,有的人一直被我们认为是白痴,但突然有一天,人们却发现他在绘画方面有超人的才能。

3、对智能领域和符号系统关系的研究。加德纳认为,“许多人类知识的体现与交流都是通过符号来进行的,而符号就是在文化方面设计出来的含义系统”( Gardner 1983/ 1993),“语言、绘画和数学就是在全世界都十分重要的、人类为了生存和生产的目的而使用的符号系统”(Gardner 1983/1993)。人类的符号系统是多元化的,常见的符号系统有语言符号、数学符号、图像符号、音乐符号等。在加德纳看来,智能并不是抽象之物,而是一个靠符号系统支持和反映出来的实在之物,多元智能中的每一种智能都是通过一种或几种特定符号系统的支持反映出来的。例如,言语-语言智能是靠语言符号支持和反映出来的,演讲家依靠声音语言系统表达其思想,作家依靠书面语言符号写就其作品。空间-视觉智能是靠图像符号支持和反映出来的,画家通过他们的画笔描绘出世界的百态,而我们也是通过他们的画作知道了他们对世界的感悟。不同的智能领域有着自己的相对独立性,这种不同智能领域的相对独立性导致了不同符号系统的相对独立性,使得每一智能领域都有自己特定的接受和传达信息的方式以及解决问题的特点。

4、对某种能力迁移性的研究。根据加德纳的研究,人的7 种智能之间的相关是很低的,不仅在一般情境下某种智能的优势和特点难以有效地迁移到另一种智能之中,而且,即便是在不断的教育训练之后,某种智能的优势和特点仍然难以有效地迁移到另一种智能之中。研究表明,如果我们通过一种特殊的方法对儿童的言语-语言智能进行训练,我们会使儿童的言语-语言智能得到明显的提高,但是,这种言语-语言智能的提高对于儿童的身体-运动智能的提高却没有什么帮助。不仅如此,这种言语-语言智能的提高对同属于传统的智能范畴的儿童的逻辑-数学智能的提高也没有什么帮助。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一个人都萌生过将自己在某一方面的优点或长处迁移到其他方面的愿望,例如,“我的语文成绩要是像我的数学成绩一样该多好呀”、“绘画比赛我又得了第一名,可我的数学成绩什么时候才能名列前茅呀”、“我的学习成绩特别好,可我要是再自信些、勇敢些、更善于与人交往就好了”,但是几乎谁也无法如愿。不同智能各有特点,不同智能之间的优势和特点难以相互迁移,这就从另外一个角度进一步说明了加德纳所谓的多元智能中的每一种智能是相互独立的。

5、对某种能力独特发展历程的研究。对某种能力独特发展历程的研究为加德纳的多元智能理论提供了第五个重要依据。对各种能力发生、发展规律的研究可以使我们清楚地看到,每一个个体各种智能之间存在着不平衡的发展现象。研究表明,多元智能中每一种智能都有自己独立的发生、发展历程,发生的年龄是不一样的,发展的“平原时期”和“高峰时期”也不同。人的音乐-节奏智能可能发展得很早,如莫扎特4 岁开始学作曲,而且很快就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现在的“琴童”们三四岁或七八岁开始学琴,其中有相当多的人在十几岁时就已经有不错的“琴技”了。身体-运动智能则不同,四五岁的儿童或六七十岁的老人都不可能在体育竞技场上成为风云人物。人的逻辑-数学智能的发展曲线也有自己的特点,数学家在四五十岁以后就很难再有什么重大的发现和创造,即使他在20-30岁时确实曾经辉煌过。但是,言语-语言智能则又是另外一种情况了,一个20 多岁的作家写出的作品总显稚嫩,而30-50岁才是作家们创作的黄金时期。另外,对于空间-视觉智能来说,一个人从三四岁开始的生命发展线中的每一个点上都可以开始学习绘画并有所成就,甚至退休以后六七十岁也可以开始学习绘画并最终有所成就,我国目前老年大学中的绘画专业大受欢迎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此。

6、对多种智能学说的研究。长期以来,在关于智能及其性质和结构的问题上,心理学家们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提出了不少不同的观点和看法,形成了“单因素说”和“多因素说”两个阵营。最初,智能被解释为一种以语言能力和数理逻辑能力为核心的一种整合的能力,如“智商理论”和皮亚杰的“认知发展理论”。这就是所谓的智能的“单因素说”。后来,随着人们对智能认识的不断深入,越来越多的心理学家逐渐认识到“单因素说”的局限性并摒弃了“单因素说”,提出了智能的“多因素说”,即智能是由不同因素构成的、是多元的。从英国心理学家斯皮尔曼(C.E.Spearman)的二因素说(智能可以被分为一般因素和特殊因素),到美国心理学家桑代克(E.L.Thorndike)的三因素说(智能可以被分为心智能力、具体智能和社会智能),再到美国心理学家瑟斯顿(L. L.Thurstone)的群因素说(智能可以被分为计算、语词理解、记忆、推理、空间知觉和知觉速度),再到美国心理学家吉尔福特(J.P.Guilford)的智能三维结构模型说(智能应该从操作、产物和内容三个维度考虑,共有150 种智能因素)都提出智能是多元的。80 年代以来,对于智能及其性质和结构的研究更是发展到了一个新阶段。美国心理学家斯坦伯格(R.J.Sternberg)提出了智能的三元理论,认为人的智能是由分析能力、创造能力和应用能力三个相对独立的能力方面组成的,绝大多数人在这三个智能方面的表现不均衡,个体智能上的差异主要表现在智能这三个方面的不同组合上。例如,有的学生在创造能力方面有突出的表现,思维活跃、想象丰富,敢于打破陈规,敢于“挑战老师”,但在传统的学习科目上却表现不佳(R.J.Sternberg,1985)。与此同时,美国心理学家塞西(S.J.Ceci)提出了智能的领域独特性理论,认为每一学科领域或职业领域的活动都有其独特的内容和方式,因而从事不同学科领域研究的人或不同职业领域工作的人在智能的活动方式上存在着差异。例如,历史学家、数学家和生物学家在智能方式上,特别是在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式上是不一样的。尽管上述学者对智能结构的解剖与加德纳的观点并不相同,但加德纳仍然从他们那里找到了对自己多元智能理论的支持,这就是他们都认为智能不是一种能力,而是多元的能力。

7、对不同智能领域需要不同神经机制或操作系统的研究。“我关于智能问题的看法中最核心的内容之一是认为有一种或多种能处理特定输入物的神经机制或操作系统的存在。我们甚至可以把人类智能定义为一种神经机制或操作系统,这种机制或系统由遗传所编定,而由某种内在或外在的信息激发或‘引发’出来”(Gardner 1983/1993)。而不同的智能领域需要不同的神经机制或操作系统。例如,音乐-节奏智能中的“最核心部分”是敏锐的对声音高低的区分能力,而对声音高低的区分能力应该在大脑中有自己特定的神经部位,即有自己特定的神经机制或操作系统;身体-运动智能中的“最核心部分”是对别人动作的模仿能力,而对别人动作的模仿能力应该在大脑中有自己特定的神经部位,即有自己特定的神经机制或操作系统;视觉-空间智能中的“最核心部分”是空间组成能力,而空间组成能力应该在大脑中有自己特定的神经部位,即有自己特定的神经机制或操作系统。在加德纳看来,尽管上述对各种智能中“最核心部分”的确定目前还是“猜测”,但是基于研究和经验的这种“猜测”是十分重要的。现在的关键工作是通过“猜测”找到各种智能中的“最核心部分”,确定他们的神经部位,然后再去证明这些不同智能的“最核心部分”确实是分离的。而且,在加德纳看来,如果我们在工作中发现我们所确定的某种智能的“最核心部分”与其它智能的“最核心部分”没有分离,这正好是一种线索,它指示我们应对这种智能的“最核心部分”进行重新确定或对这种智能的“最核心部分”进行调整。

8、对环境和教育影响的研究。对于智能的发展和表现会因社会文化环境和教育条件的差异而有所差异现象的研究可以使我们清楚地看到,尽管各种社会文化环境和教育条件下人们身上都存在着多种智能,但不同社会文化环境和教育条件下人们智能发展的方向和程度有着鲜明的区别,智能的发展方向和程度受到了环境和教育的极大影响。就智能的发展方向而言,以航海为生的文化重视的是视觉-空间智能,生活在这种文化环境下的人以空间认知和辨认方向能力的相对发达为智能发展的共同特征;而以机械化和大规模复制产品为主要特征的工业社会重视的是言语-语言智能和逻辑-数学智能,生活在这种社会环境下的人以语言表达能力和逻辑运算能力的相对发达为智能发展的共同特征;今天,我们生活在以信息化和产品不断更新为主要特征的信息社会,这种社会环境要求我们以人的多种能力的充分发展和个性的展示为智能发展的共同特征。就智能的发展程度而言,无论是哪种智能,其最大限度的发展都有赖于环境和教育的影响。我国目前重视的学生的书面语言和逻辑运算能力的发展,就是通过有目的、有计划和有组织的学校教育施行的;而运动员夺取金牌、艺术家争得大奖都离不开教练、导演精心的培育和指导。同时,环境和教育还深刻地影响着人自身的思维内容和方式,影响着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的内容和方式、人与自然的交往内容和方式:例如,计算机的出现特别是计算机网络系统和电子邮件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广泛使用,使得我们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上一篇文章:什么是言语-语言智能?
·下一篇文章:什么是多元智能?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baike/18141422344J6CCG4I4HKF91G3KBC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