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中山诗话

中山诗话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宋 劉攽

  太宗好文,每進士及第,賜聞喜宴,常作詩賜之,累朝以為故事。仁宗在位四十二年,賜詩尤多,然不必盡上所自作。景祐初,賜詩落句云:「寒儒逢景運,報德合如何?」論者謂質厚宏壯,真詔旨也。

  劉子儀贈人詩云:「惠和官尚小,師達祿須干。」取柳下惠聖之和,師也達,而子張學干祿之事。或有除去官字示人曰:「此必番僧也,其名達祿須干。」聞者大笑。詩有詩病俗忌,當避之。此偶自諧和,無若輕薄子何,非筆力過也。

  景祐中,宋宜獻上〈楊太妃挽詩〉云:「神歸梁小廟,禮祔漢餘陵。」文士稱其用事精當。梅昌言詩曰:「先帝遺弓劍,排雲上紫清。同時受顧託,今日見升平。」雖不用事,意思宏深,足為警語。

  景祐末,元昊叛,夏鄭公出鎮長安,梅送詩曰:「亞夫金鼓從天落,韓信旌旗背水陳。」時獨刻公詩於石。

  僧惠崇詩云:「河分岡勢斷,春入燒痕青。」然唐人舊句。而崇之弟子吟贈其師詩曰:「河分岡勢司空曙,春入燒痕劉長卿。不是師偷古人句,古人詩句似師兄。」杜工部有「峽束蒼江起,巖排石樹圓」,頃蘇子美遂用「峽束蒼江,巖排石樹」做七言句。子美豈竊師者,大抵諷古人詩多,則往往為己得也。

  王元之〈謫黃州詩〉曰:「又為太守黃州去,依舊郎官白髮生。」在朝與執政不相能,作〈江豚詩〉以譏之曰:「江雲漠漠江雨來,天意為霖不干汝。」俗云,豚出則有風雨。又曰:「餐啗蝦魚頗肥腯。」譏其肥大。

  人多取佳句為句圖,特小巧美麗可喜,皆指詠風景,影似百物者爾,不得見雄材遠思之人也。梅聖俞愛嚴維詩曰:「柳塘春水漫,花塢夕陽遲。」固善矣,細較之,夕陽遲則繫花,春水漫何須柳也。工部詩云:「深山催短景,喬木易高風。」此可無瑕纇。又曰:「蕭條九州內,人少豺虎多。少人慎莫投,多虎信所過。飢有易子食,獸猶畏虞羅。」若此等句,其含蓄深遠,殆不可模傚。

  詩以意為主,文詞次之,或意深義高,雖文詞平易,自是奇作。世效古人平易句,而不得其意義,翻成鄙野可笑。盧仝云「不即溜鈍漢」,非其意義,自可掩口,寧可效之邪?韓吏部古詩高卓,至律詩雖稱善,要有不工者,而好韓之人,句句稱述,未可謂然也。韓云:「老公真箇似童兒,汲水埋盆作小池。」直諧戲語耳。歐陽永叔、江鄰幾論韓〈雪詩〉,以「隨車翻縞帶,逐馬散銀杯」為不工,謂「坳中初蓋底,凸處遂成堆」為勝,未知真得韓意否也?永叔云:「知聖俞詩者莫如某,然聖俞平生所自負者,皆某所不好;聖俞所卑下者,皆某所稱賞。」知心賞音之難如是,其評古人之詩,得毋似之乎!

  潘閬字逍遙,詩有唐人風格。有云:「久客見華髮,孤棹桐廬歸。新月無朗照,落日有餘暉。魚浦風水急,龍山煙火微。時聞沙上雁,一一皆南飛。」〈歲暮自桐廬歸錢塘〉僕以為不減劉長卿。

  太宗晚年,燒煉丹藥,潘閬嘗獻方書。及帝升遐,懼誅,匿舒州潛山寺為行者,題詩於鐘樓云:「繞寺千千萬萬峰,忘第二句。頑童趁暖貪春睡,忘卻登樓打曉鐘。」孫僅為郡官,見詩曰:「此潘逍遙也。」告寺僧呼行者,潘已亡去。

  王益柔勝之為館職,年少亦頡頏。張掞叔文亦新貼職,年長而官已高,每群聚輒居上座。王密于屏風題云:「四十餘年老健兒。」此唐徐州節度王智興〈自詠詩〉句。翼日會食,張正坐詩下,眾無不哂。

  李絢公素有詩贈同姓人曰:「吾宗天下者。」王勝之輒取注之曰:「居甘泉者以謳著,京施名倡李氏居甘泉坊善謳。賣藥者以木牛著,京施李家賣藥,以木牛自表,人呼為李木牛。圍棋者以憨者,李乃國手,而神思昏濁,人呼為李憨子。裁襆頭者以拗著,李家襆頭,天下稱善,而必與人乖刺,歲久自以拗李呼。作詩者以豁達著。」豁達老人喜為詩,所至輒自題寫,詩句鄙下而自稱豁達李老。嘗書人新素牆壁,主人憾怒,訴官杖之,拘執使市石灰更杇漫訖,告官乃得縱舍,聞者哂之。此數人因勝之有云,遂自託不朽。

  梅昌言出鎮太原,黃覺送詩曰:「五馬雍容出鎮時,都人爭看好風儀。文章一代喧高價,忠直三朝受聖知。帳下軍容森劍戟,門前行色擁旌旗。雲龍古戍黃榆暗,雪滿長郊白草衰。出去暫開貔虎幕,歸來須占鳳凰池。鬢間未有一莖白,陶鑄蒼生固不遲。」梅雅自修飾,容狀偉如,大喜之。

  黃覺仕官不遂,嘗送客都門外,不及寓邸舍,會一道士取所攜酒炙呼飲之,既而道士舉杯摭水寫「呂」字,覺始悟其為洞賓也。又曰:「明年江南見君。」覺果得江南官。及期見之,出懷中大錢七,其次十,又小錢三,曰:「數不可益也。」予藥數寸許,告覺曰:「一以酒磨服之,可保一歲無疾。」覺如其言,至七十餘,藥亦垂盡,作詩曰:「床頭曆日無多子,屈指明年七十三。」果是歲卒。

  李商隱有〈錦瑟詩〉,人莫曉其意,或謂是令狐楚家青衣名也。

  祥符、天禧中,楊大年、錢文僖、晏元獻、劉子儀以文章立朝,為詩皆宗尚李義山,號「西崑體」,後進多竊義山語句。賜宴,優人有為義山者,衣服敗敝,告人曰:「我為諸館職撏撦至此。」聞者懽笑。大年〈漢武詩〉曰:「力通青海求龍種,死諱文成食馬肝。待詔先生齒編貝,忍令索米向長安。」義山不能過也。元獻〈王文通詩〉曰:「甘泉柳苑秋風急,卻為流螢下詔書。」子儀畫義山像,寫其詩句列左右,貴重之如此。

  楊大年不喜杜工部詩,謂為村夫子。鄉人有強大年者,續杜句曰「江、漢思歸客」,楊亦屬對,鄉人徐舉「乾坤一腐儒」,楊默然若少屈。歐公亦不甚喜杜詩,謂韓吏部絕倫。吏部於唐世文章,未嘗屈下,獨稱道李、杜不已。歐貴韓而不悅子美,所不可曉﹔然于李白而甚賞愛,將由李白超趠飛揚為感動也

  孟東野詩,李習之所稱:「食薺腸亦苦,強歌聲不懽。出門如有礙,誰謂天地寬。」可謂知音。今世傳《郊集》五卷,詩百篇。又有集號《咸池》者,僅三百篇,其間語句尤多寒澀,疑向五卷是名士所刪取者。東野與退之聯句詩,宏壯博辯,若不出一手。王深父云:「退之容有潤色也。」

  張籍樂府詞,清麗深婉,五言律詩亦平澹可愛,至七言詩,則質多文少。材各有宜,不可強飾。文昌有〈謝裴司空馬詩〉曰:「乍離華廄移蹄澀,初到貧家舉眼驚。」此馬卻是一遲鈍多驚者,詩詞微而顯,亦少其比。

  白樂天詩曰:「請錢不早朝。」「請」作平聲,唐人語也。今人不用廝字,唐人作斯音,五代已作入聲,陶穀云「尖簷帽子卑凡廝」是也。白曰:「金屑琵琶槽,雪擺胡騰衫。」琵琶與今人同。杜曰「皂鵰寒始急」,白曰「千呼萬喚始出來」,人皆謂語病。事之終始,音上聲,有所宿留,今甫然者音去聲。二公詩自非語病。

  唐詩賡和,有次韻,先後無易。有依韻,同在一韻。有用韻,用彼韻不必次。吏部和皇甫〈陸渾山火〉是也,今人多不曉。劉長卿〈餘干旅舍〉云:「搖落暮天迥,丹楓霜葉稀。孤城向水閉,獨鳥背人飛。渡口月初上,鄰家漁未歸。鄉心正欲絕,何處搗征衣。」張籍〈宿江上館〉云:「楚驛南渡口,夜深來客稀。月明見潮上,江靜覺鷗飛。旅宿今已遠,此行殊未歸。離家久無信,又聽搗砧衣。」兩詩偶似次韻,皆奇作也。

   管子曰:「是無終始,無務多業。」此言學者貴能成就也。唐人為詩,量力致功,精思數十年,然後名家。杜工部云:「更覺良工用心苦。」然豈獨畫手心苦耶!

  真宗問進臣:「唐酒價幾何?」莫能對。丁晉公獨曰:「斗直三百。」上問何以知之,曰:「臣觀杜甫詩:『速須相就飲一斗,恰有三百青銅錢。』」亦一時之善對。

  海陵人王綸女,輒為神所馮,自稱仙人。字善數品,形製不相犯。〈吟雪詩〉云:「何事月娥欺不在,亂飄瑞葉落人間。」說云:天上有瑞木,開花六出。他詩

|<< << < 1 2 3 4 > >> >>|


·上一篇文章:千家诗卷一 五绝
·下一篇文章:观林诗话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gxjd/13813144347I61CI33EH13CD8A61IK3.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