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递国际最前沿的现代家庭教育知识
观林诗话

观林诗话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宋·吴聿

  汉武《柏梁台》,群臣皆联七言,或述其职,或谦叙不能,至左冯翊曰:“三辅盗贼天下尤。”右扶风曰:“盗阻南山为民灾。”京兆尹曰:“外家公主不可治。”则又有规警之风。及宋孝武《华林都亭》,梁元帝《清元以殿》,皆效此体。虽无规儆之风,亦无佞谀之辞,独叙叨冒愧惭而已。近世应制,争献谀辞,褒日月而谀天地,唯恐不至。古者赓载相戒之风,于是扫地矣。
  谢灵运有“蘋苹泛沈深,菰蒲冒清浅”,上句双声叠韵,下句叠韵双声。后人如杜少陵“卑枝低结子,接叶暗巢莺”,杜荀鹤“胡卢杓酌春浓酒,舴艋舟流夜涨滩”,温庭筠“废砌翳薜荔,枯湖无菰蒲”,“老媪宝藁草,愚夫输逋租”,皆出於叠韵,不若灵运之工也。
  陆龟蒙《鄴宫词》云:“魏武平生不好香,枫胶蕙米洁宫房。可知遗令非前事,却有馀薰在绣囊。”或疑蕙不可焚,然事见《广志》,云:“蕙草,绿叶紫花。魏武帝以为香焚之。”
  华亭船子和尚诗,少见於世,吕益柔刻三十九首於枫泾寺,云得其父遗编中。一诗云:“欧冶銛锋价最高,海中收得用吹毛。龙凤绕,鬼神号,不见全年可下刀。”涪翁屡用其语。
  语言拘忌,莫如近世浅俗之甚。王仲宣《赠蔡子笃》诗云:“我友云徂。”今人以为语之大病矣。余尝诵《饭牛歌》“长夜漫漫何时旦”,谓人曰:“此岂亦宁戚谶语耶?”
  尝见尉迟枢《南楚新闻》云:“薛昭纬避巢贼乱,遇旧识银工,邀食,有‘一碟膻根数十皴’之语。乃知王中令所遇食蒸豚僧诗所谓‘若把羶根来比并,羶根只合喫藤条’,亦自有来处耶。”
  李义山云:“小亭闲眠微酒销,山榴海柏枝相交。”韩致光云:“深院下帘人昼寝,红蔷薇架对芭蕉。”皆微辞也。
  庾信《鸳鸯赋》云:“昔有一双凤,飞来入魏宫。今成两株树,若个是韩冯。”盖符中切。半山《蝶》诗云:“岂能投死为韩冯。”乃皮冰切。
  鲍当有《清风集》行於世,时号鲍清风。尝以《孤雁》诗上一钜公,亟称之,故又号鲍孤雁。又有《贫女吟》云:“贫女临水妆,徘徊波不定。岂敢怨春风,自无台上镜。”深有古意。幸不遇赏音,使有所遇,又将为鲍贫女耶。
  《陈平传》言:“解衣裸而佐刺船。”涪翁与洪觉范诗云:“脱却衲衣着蓑笠,来佐涪翁刺钓船。”似恼之太酷,而觉范自以为“我欲收敛加冠巾”之意,所谓欲盖而彰也。
  钱昭度诗云:“伯禹无端教鲜食,水中鱼尽不知休。”陈无己云:“谁初教鲜食,竭泽未能休。”便觉语胜。
  东坡和辛字韵,至“捣残椒桂有馀辛”,用意愈工,出人意外。然陈无已“十里尘沉不受辛”,亦自然也。
  陆韩卿《中山王孺子妾歌》云:“安陵泣前鱼。”本龙阳君事,误以为安陵君。涪翁论“黄独为土芋”,而云或以为黄精,非也。盖谓东坡云:“诗人空腹待黄精,生事只看长柄械。”不欲显名之耳。
  东坡:“几思压茅柴,禁网日夜急。”盖世号市沽为茅柴,以其易着易过。周美成诗云:“冬曦如村酿,奇温止须臾。行行正须此,恋恋忽已无。”非惯饮茅柴,不能为此语也。
  华亭并海有金山,潮至则在海中,潮退乃可游山。有寒穴泉,甘冽与惠山相埒。穴在山麓,泉锺其间,适与海平。而半山和华亭令唐询十咏寒穴泉诗乃云:“高穴与云平。”盖未尝至其处也。毛泽民作《泉铭》叙半山诗云:“泉当因此诗以名世。”然余以为因半山诗以增重於世,则此泉之幸。若后世好事者,欲凭此诗以考寒穴所在,则失之远矣,非泉之不幸欤?
  涪翁《读中兴碑》诗云:“冻雨为洒前朝碑。”《楚词》云:“使冻雨兮洒途。”故张平子赋:“冻雨沛其洒途。”旧注云:“冻雨,暴雨也。”巴郡暴雨为冻雨。
  《谭宾录》载唐率府兵曹参军冯光震入集贤院校《文选》,注“蹲鸱”云:“今之芋子,即着毛萝卜。”又温庭筠《乾巽子》所载不同,云:“萧嵩以《文选》是先代旧书,欲注‘蹲鸱’云‘今芋子,乃着毛萝卜’。”未知孰是。
  沆瀣,王逸《楚词注》云:“北方半夜之气。”唐刘商《白角樽歌》云:“或谓轻冰盛沆瀣。”注云:“海气也。”
  婪尾声酒,出《佛图澄传》。婪尾声者,最后饮酒也。东坡《除夜》诗云:“不辞最后饮屠苏。”是以乐天诗以“婪”作“蓝”云:“三杯蓝尾声酒,一碟胶牙饧。”皆更岁之事。而东坡诗有“蓝尾声忽惊新火后,遨头及要浣花前”之语,自注云:乐天《寒食》诗云:“三杯蓝尾声。”当是误记。
  梅圣俞诗“莫打鸭,打鸭惊鸳鸯”之语,讥定量守笞官奴也。陈无己《戏杨理曹》诗云:“从来相戒莫打鸭,可打鸳鸯最后孙。”叠民宣守诗云;“一为文俗事,打鸭起鸳鸯。”皆用此也。然“起鸳鸯”三字亦有来处,杜牧之云:“织篷眠舴艋,惊梦起鸳鸯。”
  《本阳杂俎》称庾信作诗用《西京杂记》事,旋自改曰:“此吴均语耳,恐不足用。”今本作《葛稚川集》,刘子骏文。
  每疑《古乐府》有“长跪问故夫”之语,一日读《隋志》,至册后之礼,皇后先拜后起,皇帝后拜先起,乃知古妇人亦伏拜也。
  陈无己跋旧词云:“晁无咎云:‘眉山宫词,盖不更此境也。’余谓不然,宋玉初不识巫山神女,而能赋之,岂待更而后知也。予他文未能及人,独於词,自谓不减秦七黄九。而为乡掾三年,去而复还,又三年矣,而乡妓无欲余之词者,独杜氏子勤恳不已,且云:‘所得诗词满箧,家多蓄纸笔墨,有暇则学书。’使不如言,其志亦可喜也,乃写以遗之。”○此下原本另起,今据原文移正。古语所谓“但解闭门留我住,主人不问是谁家”者,此语东坡《题藏春》两绝之一。全篇云:“莫寻群玉峰头路,休看玄都观里花,但解闭门留我住,主人莫问是谁家。”盖无己托为古语耳。
  曾逢邍老於仕宦,所至以严惮称。近有客举一联云:“他日诗侯不敢客,如今到处欲为家。”曰:“此逢邍诗也。”二十五年来,仕於州县者鲜有能诗,乃知此老风力外,别有深处。
  杜牧之云:“杜若芳州翠,严光钓濑喧。”此以杜与严为人姓相对也。又有“当时物议硃云小,后代声名白日悬”,此乃以硃云对白日,皆为假对,虽以人姓名偶物,不为偏枯,反为工也。如涪翁“世上岂无千里马,人中难待九方皋”,尤为工致。
  尝见东坡手写《会猎》诗云:“向不如皋闲射雉,人间何以得卿卿。”世所传本乃作“不向如皋”,遂以为东坡误用如皋为地名,特未尝见写本耳。
  半山云:“不知太乙游何处,定把青藜独照公。”乃《上元夜戏刘贡父》诗。贡父时在馆中,适与王嘉所载刘向上元夜天禄阁遇太乙降事相契,事见《拾遗记》。原本嘉譌家,今正。故有此句。然此事前人引用已多,特半山用得着题耳。
  前辈作桃花、菊诗虽多,而未见拔俗者。杨元素云:“清香旧已亲陶令,红艳新能惑阮郎。”张敏叔云:“但令陶令长为主,莫遗灵芰错认伊。”然世复盛传一联云:“陶令归来惊色变,刘郎去后笑开迟。”亦未为胜。但陶令归来,刘郎去后,乃切对也。
  唐人夏日诗,有“炎风生白羽,畏日隔青油”,想见歊烦之景,不在林樾之下也。
  孟郊集有《四婵娟》篇,谓花、竹、人、月也。误见顾况集。
  程文若在官,喜抄书,尝云:“古人以是为风流罪过,予以李义山‘举白弈棋兼把钓,不离至教事颠狂’之语作对云:‘举白颠狂,不离至教;抄书罪过,抄书当是杀青之讹。要是风流。’”
  东坡诗有云:“绝胜仓公饮上池。”误以长桑君为仓公。
  王武子多四言诗,间有五字句,余最爱“抱甕拙胜”。此下当有脱文。
  扬州僧坊有谷林堂,乃东坡命名。必至其所,然后知其名之当。枣据诗云:“下窥幽谷底,窈窕一何深。鱼动起重渊,鸟惊奋高林。”谷林之名,盖出此耳。
  杨元素《劝酒》诗云:“何必口辞山简醉,但教心似屈原醒。”此语殊可味也。
  秦太虚用乐天《木藤谣》“吾独一身,赖尔为二”。作六言云:“身与杖藜为二,影将明月为三。”真奇对也。
  乐天云:“眉月晚生神女浦,脸波春傍窕娘堤。”涪翁用此意作《渔父词》云:“新妇矶边眉黛愁,女兒浦口眼波秋。”然新妇矶、女兒浦,顾况六言已作对矣。
  杜荀鹤诗句鄙恶,世所传《唐风集》首篇“风暖鸟声碎,日高花影重”者,余甚疑不类荀鹤语。他日观唐小人说,见此诗乃周朴所作,而欧阳文忠公亦云耳。盖借此引编,已行於世矣。
  “九原”,《檀弓》一作“九京”,涪翁两用之云:“九京唤起杜陵翁。”又云:“百不试,埋九京。”
  东坡名贾耘老之妾为双荷叶,初不晓所谓。他日,传赵德麟家所收泉南老人《杂记》,记此事云:“两髻并前如双荷叶,故以名之。”如荷叶髻,见温飞卿词:“裙拖安石榴,髻亸偏荷叶。”
  五大夫,秦爵名也。封松为五大夫,非特为五株松也。近有题范文正所植鄱阳驿中六《松》云:“青青六大夫。”此殊可笑。
  都下旧无红梅,一贵人家始移植,盛开,召士大夫燕赏,皆有诗,号《红梅集》,传於世。以半山“北人初未识,浑作杏花看”为冠。后东坡见云:“何待北人太薄。”
  半山云:“窗明两不借,榻净一籧篨。”扬雄《方言》“丝作曰履,麻作曰不借”。崔豹《古今注》:“草履曰不借。”许慎《说文》云:“綥或作綦,帛苍艾色。”《诗》:“缟衣綥巾。”未嫁女所服。一曰不借,常所服御,而人皆易有者,皆可谓之不借,不独履也。然半山所指,乃草履耳。
  半山诗有用蔡泽事云:“安排寿考无三甲。”又用退之语对云:“收拾文章有六丁。”东坡诗有用屈原事云:“岂意日斜庚子后。”又用郑康成梦对曰:“忽惊岁在己辰年。”皆天设对也。
  秦太虚《与花光老求墨梅书》云:“仆方此忧患,无以自娱,愿师为我作两枝见寄,令我得展玩,洗去烦恼。幸甚。”涪翁和昊字韵《梅诗》云:“梦蝶真人貌黄槁,篱落逢花曾绝倒。雅闻花光能画梅,更乞一枝洗烦恼。”谓此也。
  太虚又云:“仆有《梅花》一诗,东坡为和。王荆公尝书之於扇。”有见荆公扇上所书者,乃“月落参横画角哀,暗香消尽令人老”两句。涪翁又爱其四句云:“清泪斑斑和在有恨,恨春相从苦不早。甘心结子待君来,洗雨梳风为谁好。”曰:“《玉台》诗中,气格高者乃能及此耳。”
  涪翁云:“江南野中,有一种小白花。木高数尺,春开,极香,野人号为郑花。王荆公尝求此花栽,欲作诗而隔其名,予请名曰山樊。野人采郑花叶以染黄,不借樊而成色,故曰山樊。‘海岸孤绝处,补佗落伽山。’译者谓小白山,余疑即此花是也。不然,何以观音老人端坐而不去也。”此题花光《补题二绝句跋》。翁作《水仙花》诗有“山樊是弟梅是兄”,亦谓此也。
  太虚《梅》诗末云:“安得健步远移归,乱插繁花向晴昊。”乃用《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两句。
  豫章诸洪作诗,有外家法律,然不多见於世。旧传龟父《游乌遮塔示师川》诗云:“华鲸唤起曲肱梦,行径幽寻小雨乾。风吹龙沙江流断,日下乌塔松阴寒。冰雪照人徐孺子,手提玉尘对西山。安得鸿崖入琼药,令我蜚出六合间。”此下原本另提行,今按当合为一条。玉父《寄兄》诗云:“六年作别书频至,一月相从袂又分。船宿绿波浦边雨,客行乌泥冈上云。陈留风俗尚可道,襄阳耆旧空复论。鸿飞冲天雁翅短,付与燕雀聊同群。”
  涪翁跋半山书云:今世唯王荆公字得古人法,自杨虚白以来,一人而已。杨虚白自云“浮世百年今过半,校他蘧瑗十年迟”者,荆公此二帖近之。往时李西台喜学书,题《杨少师题大字院壁后》云:“枯杉倒桧霜天老,松烟麝煤阴雨寒。我亦生来有书癖,一回入寺一回看。”西台真能赏音者,今夫定林寺壁,荆公书数百字,未见赏音者。
  《渑水燕谭》记张芸叟奉使辽东,宿幽州馆中,有题子瞻《老人行》於壁者。闻范阳书肆,亦刻子瞻诗数十首,谓之《大苏小集》。芸叟题其后云:“谁传佳句到幽都,逢着君兒问大苏。莫把文章动蛮貊,恐妨谈笑卧江湖。”此乃子由与坡诗。佳句二字,本云家集,坡亦有和篇。所谓“欲问君王乞鉴湖”是也。
  东坡云:“醉眼炫红绿。”此乃“看硃成碧颜始红”换骨句耳。
  盐官倪清,素宝东坡墨迹数轴,如护眼目。县官数以势力劫之,卒不可得,取试经行中语,自榜其所居曰“薄命佳人之馆”。
  衣冠中有微时为小吏者,作三角亭诗,有“夜欠一檐雨,春无四面花”之语。献其所事,异之。使学,后果登第,今为郎矣。
  东坡爱玉女洞中水,既致两瓶,恐后复取而为使者见绐。因破竹为契,使寺僧藏其一,以为往来之信,戏谓为调水符,作诗云:“欺谩久成俗,关市有契繻。谁知南山下,取水亦置符。古人辨淄渑,皎若鹤与凫。吾今既谢此,但视符有无。常恐汲水人,智出符之馀。多防竟无及,弃置为长吁。”此当与择胜亭俱传於好事者,非确论也。

|<< << < 1 2 > >> >>|


·上一篇文章:中山诗话
·下一篇文章:诗人玉屑卷 2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gxjd/13813144527CE5147GI2I2GI38B18FH.htm


相关内容

无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