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家长学院加盟
  • 卓越父母家长学苑公众号
  • 教育大金牛
  •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 天赋测评
  • 职业兴趣测评
  • 赚钱系统
  • 天赋测评
重庆早教机构金宝贝宣布将破产清算,一夜之间关闭7家门店

重庆早教机构金宝贝宣布将破产清算,一夜之间关闭7家门店


来源:中国校园文化建设网  作者:佚名

  近日,重庆一家知名早教机构的情况吸引了人们的关注。

  8月11日深夜,金宝贝重庆中心发布《致家长书》,称自2022年8月12日起,金宝贝重庆7家校区将暂停运营

  一夜之间关闭7家门店

  金宝贝在公告中提到,因外部环境严重影响了客户的消费信心,校区经营举步维艰,多次面临现金流断裂风险。

  虽然2020年以来,金宝贝重庆中心已全力融资将近2000万以维持经营,但资本对今后的运营失去信心,导致引资失败

  因此,金宝贝重庆中心决定暂停重庆7家校区的运营及教学服务,并进行破产清算

  据红星资本局报道,8月14日,家住重庆市渝北区的欧寒(化名)称,“一开始是通知放高温假,后面又让我们去签转校协议,还没来得及签,就通知我们金宝贝破产了。”

  从2020年开始,欧寒的两个孩子就一直在金宝贝新光里店上早教课,前前后后充值了数万元。2022年7月底,欧寒收到金宝贝放高温假的通知,假期持续到8月14日,“往年并没有放高温假的情况。”欧寒说。

  早在7月底,金宝贝放高温假期间,就有网友在社交平台发文,担心金宝贝关店“跑路”。

  而在7月30日,金宝贝重庆中心还发布了严正声明,称各品牌早教机构8月都有半个月至一个月的暑假放假,这是企业的正常行为。望各位家长理性对待,不信谣不传谣。

  一位辅导机构从业者表示,一般7-8月暑假期间,都是培训机构的旺季,几乎不会出现放假的情况。 

  退费无门?

  金宝贝重庆中心宣布关门,最焦虑的无疑是已付费等待复课的家长。

  公告里提到,金宝贝重庆中心将与相关部门进行沟通,联系优秀的培训机构提供转课服务,最大限度地减少家长们的损失。

  但这并不能服众。“我没有收到通知,连闭店消息都是在朋友圈看到的。知道此事后第一时间询问课程顾问想了解情况,却发现自己已被删微信。”报名了金宝贝课程的陈女士认为,这种做法只会加剧家长的担忧,目前自己正在联系其他妈妈交流最新信息。

  “7月,金宝贝还在搞内购会活动,我们当时看到很优惠,加上金宝贝在业内口碑还不错,就买了,一节课都还没上,还剩200多节课。”王先生称。

  舒女士称:“我们中途还曾听到一些传言,但前往核实时发现,门店都有值班人员值守,而且也贴着‘高温假’的通知,也就放下心来,如今还有50多节课,损失上万元。”

  8月14日,红星资本局联系金宝贝重庆中心,对方工作人员表示,现在没办法退费。不仅如此,该工作人员还称,自己的工资也被金宝贝重庆拖欠着

  据界面重庆,由于金宝贝属于高端早教,一年收费大致在2万-3万左右,课程区间在7000元至15000元左右(具体价格根据各城市发展情况而定),因此金宝贝重庆中心闭店不仅影响幼儿的教育进度,还会影响家长的经济情况。

  根据某位家长提供的南坪协信星光时代金宝贝早教中心课程登记表来看,大部分家长缴纳的课程费用过万,部分甚至超过3万,报名时间多集中在2021年。也有于上月缴纳2万元课程费的家长,几乎没怎么上课便得到“噩耗”,约400名家长的缴纳课程费用已达500万。

  虽然有某位老师回复家长称15号前会出转课方案,但家长们仍旧持怀疑态度,“重庆金宝贝校区都关门了,需要转课的家长几千个,涉及费用更是上千万,短时间内上哪儿找同样大体量的机构接受?”

  重庆中心系加盟店

  金宝贝总部表示不知情

  金宝贝重庆中心的运营主体是重庆市旭之恩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重庆旭之恩)。

  天眼查APP显示,重庆旭之恩成立于2018-03-05,注册资本为300万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黎斌,经营状态为存续。

  界面重庆查阅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重庆破产法庭等平台,目前未查询到重庆旭之恩的破产申请信息。

  不过,金宝贝重庆中心采用的是加盟方式,非直营门店,因此各地闭店的情况或许不适用。

  对金宝贝重庆中心引发的客户忧虑情绪,成都金宝贝表示与重庆金宝贝系两家各自独立的民事主体,均独立获得金宝贝商标授权,并无其他实质性关联。

  后界面重庆拨打金宝贝早教总部客服电话,对方表示重庆中心确为加盟店,总部也是昨晚才知道闭店消息,目前正在督促重庆中心做好后续事宜,建议家长联系客服微信进行了解。

  多地金宝贝早教闭店

  据多地媒体报道显示,儿童早教连锁品牌金宝贝在全国多地被曝出突然关店、搬迁的消息。

  据烟台日报报道,7月15日,市民申女士致电“烟台民意通”热线6601234,反映自己在芝罘区烟台万达十字街中心友谊街“金宝贝”花14600元,另外还交了1000元押金,给孩子办了一张早教卡,消费了不到一半课时,“金宝贝”就不开课了,想退费找不到人。

  申女士告诉记者,她是2020年12月3日在“金宝贝”办的卡,合同上的有效期到2023年3月2日。她说:“之前孩子去上课都挺好的,提前预约即可。130多课时,已经上了60多课时,但从今年五六月份开始,约课就很费劲,对方给出的解释是老师太少。”

  据浙江电视台《1818黄金眼》节目报道,戴先生在去年11月为孩子在杭州银泰百货西湖店金宝贝买了早教课程,总价一万九千多,一共111节课,至今只上了五节。

  7月份,门店工作人员发通知,说是为了提供更优质的早教环境,这家店要搬迁到杭州来福士广场。但戴先生以换店了路途遥远为理由退费,却遭遇了退款难的问题。

  来源:中国经营报综合上游新闻、界面重庆、烟台日报等


·上一篇文章:教育部三个月排查17.2万个培训机构 世界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开赛
·下一篇文章:教育部要求进一步落实近视防控常态措施


转载请注明转载网址:
http://www.zjjr.com/news/news/2281601115CCJ383KCEJ1G04A007.htm